1970-01
01

揽胜极光才是山寨者

导语
面对来势汹汹的捷豹路虎,陆风汽车显得非常淡定,首先代号为E32的陆风X7,已经取得了国内的外形设计专利。而揽胜极光事前并没有在国内申请外观专利,因此坐在被告席的应该是揽胜极光而不是陆风X7。

 

这不是一个新鲜事,却依然被刷屏。

在广州车展上市的陆风X7被指抄袭捷豹路虎的揽胜极光。作为捷豹路虎的首款国产车型,捷豹路虎愤怒地表示:“将采取一切恰当措施保护其知识产权”。或许陆风汽车此前只是想通过长得像揽胜极光而得到消费者的侧目,而捷豹路虎的声明一出,让X7一下子成为所有目光的焦点,网上关于两者的对比图片更是满天飞。

左:揽胜极光 右:陆风X7

不过面对来势汹汹的捷豹路虎,陆风汽车显得非常淡定,首先代号为E32的陆风X7,已经取得了国内的外形设计专利。而揽胜极光事前并没有在国内申请外观专利,因此坐在被告席的应该是揽胜极光而不是陆风X7。其次,太多的前车之鉴,里面的各种经验足以编成一本教科书,让后来者踩在前人的肩膀上奋勇前进,这也就是为什么X7能及时抓住这样一夜成名的机会。 

“克隆”由来已久

2003年11月13日,本田向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递交了状告双环的诉状,这被称为“中国汽车知识产权第一案",判决的结果是来宝S-RV抄袭本田CR-V不成立,中华全国专利代理人协会知识产权诉讼专业委员会委员表示:本田在中国申请的CR-V外观设计专利在申请前就已经公开,因此宣告专利权无效。而长得像CR-V,成为来宝S-RV这款车的最大卖点之一,并由此在当时的国内中低端SUV市场上获得了名列前茅的销售业绩。紧接着大迪、天马、新凯等等,多达十五六家汽车企业纷纷推出了模仿CR-V的车型。

左:来宝S-RV 右:本田CR-V

2004年12月,通用大宇称奇瑞抄袭,将安徽芜湖奇瑞汽车有限公司起诉到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国家产权局最后给出的解释是:美国通用汽车公司关于中国奇瑞公司QQ车型侵犯其SPARK车型外观设计一事,依照中国的法律和外方提供的证据,无法认定奇瑞公司侵权的问题,也不能认定奇瑞公司存在不正当的竞争行为。而当年的奇瑞QQ凭借成功模仿通用SPARK,市场表现甚至远远超过通用SPARK。

左:通用SPARK 右:奇瑞QQ

此后的许多年里,各个车企继续在模仿的道路上不断修炼内功,并逐渐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比如比亚迪的F3同时抄袭两款车,车头、内饰像花冠,尾部像本田思迪;当奥迪A4旅行版还未进入国内,四川汽车的野马F16已经让人先睹为快。抄袭虽然能在国内的保护伞下茁壮成长,但想借此走向国际市场就是痴人说梦了,更何况每家的父母都心疼自己的孩子。

左:奥迪A4旅行版 右:野马F16

“抄袭”终究上不了台面

2007年,长城精灵被指抄袭菲亚特熊猫。随后菲亚特汽车公司分别在中国和意大利起诉长城汽车。意大利都灵一家法院的裁定是:中国长城汽车公司生产的“精灵”车型,模仿了意大利菲亚特汽车公司著名的小型车熊猫(Panda);并禁止长城精灵在欧洲地区销售,同时对长城汽车处以15000欧元罚金。而河北省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给出的裁决是:驳回菲亚特奥托有限公司的诉讼请求,裁定长城未侵权菲亚特熊猫。不过经过这一波折,特别是始终怀揣着走向世界舞台梦想的长城汽车,后来的表现也可圈可点,今年还聘用了前宝马设计总监皮埃尔·勒克莱克(Pierre Leclercq),任职长城汽车副总裁兼设计总监。

左:菲亚特熊猫 右:长城精灵

更多的汽车自主品牌也开始走上建立自己设计语言的道路,比如在“第五届中国汽车造型设计大赛”上获奖的吉利。不过像陆风X7这样赤裸裸的抄袭直到今天依然不能避免,这又是为什么?

一切都是“借口”

对于国内一直以来屡见不鲜的抄袭现象,国人找出了各种冠冕堂皇的说辞来掩饰,特别是那段常常挂在嘴上的说法:中国的汽车工业发展时间太短,缺乏设计经验上的积累。可是自己的近邻——韩国就给了这样的解释一记响亮的耳光。韩国在汽车设计上能后来居上,一方面是韩国将汽车设计产业和设计人才的培养作为政府的扶持项目,制定了明确的战略计划目标。另一方面韩国企业也非常注重培养属于自己的设计语言,邀请国际著名设计师,在海外建立设计中心,掌握国际最新的设计理念,通过不断学习努力创新,逐渐树立起自己的设计风格。而国内虽然近几年在汽车的设计制造水平上有所提高,但另一方面国内依然存在着抄袭的温床,同时一些汽车厂家的观念也难以转变,如何不做一个跟风者,而努力去做一个造风者。

再看陆风X7抄袭捷豹路虎的揽胜极光,正如汽车市场资深分析师封士明所说:“我相信他们是激动的,一方面能踩在巨人肩膀上很爽,另一方面在憧憬未来大卖后能有多少奖金。最不济,至少能火一把。”而这足够让人觉得悲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