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0-01
01

钟师 | 妾有意,郎无情

导语
在电池技术没有得到革命性的突破前,奉行扬长避短之术,不要硬攻紧凑型以上传统汽车固若金汤的“城池”,而以“农村包围城市”之术,去蚕食填补大量的市场空白地域。

 

新能源汽车是有关部门创新的一个特有名称,不是专业学术上的术语,其实就是给电动汽车涂蜡上光,而涵盖在新能源汽车中的燃料电池汽车、插电式混合动力汽车与增程式电动汽车不过是烘托电动汽车的陪衬物。世界上有两种性质的产品,一种是应用户需求而生的,还有一种是政府部门出于特定目的驱使企业去制造、然后动用财政补贴来实现产销的。炙手可热的特斯拉和宝马i系列属于前者,而国产电动汽车恰好属于后者。

当传统汽车如火如荼走向市场、远远没能填满全民欲望之时,“旁门左道”的电动汽车欲借机掺和拉客,结果却落得个奉陪末座的惨遇。近期北京的新能源汽车申请指标大部分被闲置,即在中签者中,也只有1/10最后肯出手。有关部门兴师动众搞了几十个示范城市,大量的财政补贴抛下去,去年电动汽车的产销量仅占汽车总产销量的万分之几。但是,单凭目前电动汽车的市场惨象就可以得出电动汽车是不合时宜的摆设的结论吗?

有趣的是,不受有关部门青睐、得不到新能源汽车名分、更无补贴扶持的各种两轮电单车、三轮和四轮低速电动改装车在市场上野火春风、四处燎原。这说明最基层的消费者是愿意接受电动车的。

然而,现在传统汽车产品库中的品种极其丰富,价格越来越亲民,服务完善、便利。此时想把电动汽车直接切入成熟的轿车市场无疑是以卵击石,不自量力。受制于电池技术,用电动汽车去替换传统汽车时,电动汽车现存的所有短处都被放大。比如,要达到几百公里的续驶里程,装载的电池包必然又重又大又贵,节能概念就此报废,车价过高就是与市场作对,这是第一大死穴。充电设施匮乏,充电时间远比加油时间长,这也是消费者不能忍受的。而在传统汽车寿命的1/4-1/3时段,电池循环寿命便达到死翘翘阶段,电池更新成本是消费者无法接受的,这是又一死穴。以传统汽车为消费参照蓝本,电动汽车只需有一个死穴就万复不劫,何况同时有多重死穴。

让电动汽车去替代传统汽车的“拍脑袋”思维定势,其根子在于有关部门想把电动汽车当作一项政绩工程去做,赋予各种神圣使命,诸如“弯道超车”、实现“汽车强国”等等,恰恰不把电动汽车当普通商品来客观对待。

其实只要尊重市场规律,电动汽车完全可以在市场上柳暗花明又一春。在电池技术没有得到革命性的突破前,奉行扬长避短之术,不要硬攻紧凑型以上传统汽车固若金汤的“城池”,而以“农村包围城市”之术,去蚕食填补大量的市场空白地域。比如,退休上年纪的驾车者并不需要最高时速150公里以上的传统汽车,出行半径不长,无非追求出行自由和生活独立;由于城市道路的限速,对许多以车代步的上班族来说,使用动力更大的传统汽车也是一种性能与价值过剩;随着城市P+R方式的流行,接驳的代步工具不见得非得是传统轿车;随着智能化共享式租车模式展开,外地观光客和商务客对交通出行便利的需求增加。总之,城市居民个人城内出行需求并不一定要靠传统汽车解决,有些层面的需求完全可以通过小型电动汽车来补充。

当电动汽车变小或者速度要求变低时,电动汽车固有的电池短板效应急剧下降,电池成本大幅度下降,充电设施的技术要求降低,充电时间缩短,电动汽车的经济性和适用性变得更加突出,从而创造出与传统汽车分层与互补的市场需求,没有理由不受特定需求的消费者欢迎。而一旦电池完成革命性突破后,再鸠占鹊巢把传统汽车取而代之不迟。饭得一口口吃,一口吃不成胖子。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