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0-01
01

岳敏添:守护经典

导语
岳敏添只服务过两家公司:劳斯莱斯和半岛酒店。无论是在劳斯莱斯还是在半岛酒店,他的工作都跟车息息相关,确保它们能够精神抖擞地在路上撒欢。

 

岳敏添:守护经典

在香港半岛酒店的停车场里,我第一次见到了岳敏添(Martin Oxley),那是圣诞节前的星期二,尽管香港街头早已换上了圣诞装,洋溢着浓浓的节日气氛,然而寒流来袭,阴雨绵绵。

他刚刚参加完一个会议,穿着笔挺的黑色西服,身材并不十分高大,言谈举止间仿佛传递出淡淡暖意,让人有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他戴着一副粗边圆框眼镜,配合微胖的身材,造型挺有喜感,老实说,他倒真像一位能给人带来欢乐的圣诞老人。

这位和善的老人家,就是香港上海大酒店集团的车队经理,管理着全球半岛酒店的车队。而香港半岛酒店拥有着全球最大的劳斯莱斯车队,14台2006款Phantom EWB和一部1934年款的Phantom II老爷车。说起这些,他如数家珍。

岳敏添:守护经典

岳敏添最喜欢的时光,是待在车房里跟老车静静相处,检查车况、维修保养,确保它们总是容光焕发。然而随着世界各地更多半岛酒店的开业,他在车房的时间越来越少,在办公室和旅途中的时间越来越多。他说,五年前他大约有七成的工作时间在车房度过,而现在“我就像是个坐办公室的”。在香港半岛酒店的停车场里,挂着一幅他的工作照,镜头里的他,穿着工装,手里攥着白毛巾,安静而有威仪,身边是那部1934年款的Phantom II,让人想起四个字:岁月静好。

年届花甲的他,跟车的渊源,可以追溯至孩提时代。他的父亲工作之余最大的乐趣就是玩车,买进各种负担得起的车,把它们修葺一新,把玩一段日子之后,转手卖出,寻找下一个目标,如此循环往复。岳敏添跟哥哥在车房里度过了很多时光,因此当他从技术学校毕业后,进入劳斯莱斯工作就是顺理成章的事了。

岳敏添:守护经典

父亲的影响,不仅在于培养了儿子对车的兴趣,更直接左右了儿子的职业选择。岳敏添16岁毕业时,同时收到了劳斯莱斯和英国航空的工作邀请,两者之间,父亲当仁不让地选了劳斯莱斯。而在此之前,岳敏添只是在陪朋友去劳斯莱斯面试时,顺便参加了面试,然后就获得了录用。“谢天谢地,我的那个朋友也被录取了,皆大欢喜。”

岳敏添:守护经典

岳敏添对车的态度,跟父亲很相似,他也喜欢修车,他说自己不是读书的料,但动手能力特别强。修复的过程,让他颇有满足感。他希望在一个不算太老的年纪退休,仍然有精力修车,找一处有车库的房子,最好那里停着好几辆待修理的老车,他花尽心思从世界各地找来配件,让她们重新焕发出青春活力,然后卖掉,如果能赚钱自然好,没有也罢。没错,在他眼里,车如女人,不可预知,车会控制你。如今,岳敏添的大儿子在英国经营一家汽车配件行, Oxley 家族跟车的渊源,算是得到了沿袭。

在劳斯莱斯,岳敏添从机修学徒工做起,担任过不同的职务,还包括为英国皇室的劳斯莱斯提供技术支持。因此他曾受邀出席皇室派对,女王陛下还跟他聊过车的话题。在被问起这段经历时,他并不显得特别兴奋,不过还是透露了一个有点儿黑色幽默的小故事给我们。有一回,交车不到一小时,他就接到了某位皇室成员的电话,“为什么我车上的绿色闹钟不走呢?”“阁下,您上好发条了吗?”岳敏添很有礼貌地回答道。然后就没有再接过他们的电话了,他笑着说。

最让他感到自豪的一段经历是在上世纪80年代,当时的劳斯莱斯正经历困难重重的一段时期,因为产品质量问题受到诟病。岳敏添受命负责客户评估部门,从使用者的角度出发,负责对所有出厂的汽车进行全面检测,确保交付给经销商的所有车辆都无懈可击。岳敏添无疑是这个职位的最佳人选,因为他对于品质的坚持,无人能及,“永远不接受第二好”。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无论工厂还是经销商,或是消费者,都给予了正面的反馈。

1995年底的一天晚上,岳敏添接到了一通电话。电话是劳斯莱斯亚太区的一位高层打来的,询问他是否有兴趣换工作。有好机会当然不容错过,于是岳敏添回答“有”。这通电话之后,他又接到了一通电话,电话中的那位先生操着流利的英语,两人相谈甚欢,聊到最后,他问岳敏添是否愿意去面试。岳敏添爽快地答应了,“好的,明天怎么样?”那位先生笑了起来,“恐怕明天不行,因为我们在香港。”岳敏添大吃一惊,因为对方的英语可是一口标准的伦敦腔,他还以为此人是代表伦敦的某家公司呢。

巧的是,香港和新加坡是岳敏添在英国之外特别想去的两座城市。于是他请假去了香港面试——权当是度假了。整整五天,“几乎见到了每个人”。从当时的车队经理、直属上司,层层递进,最后见到的是米高·嘉道理(Michael Kadoorie)先生——集团主席。他认为自己打道回府的几率是六成,不过,嘉道理先生决定礼聘这位跟他本人一样“忠于品质”的英国人来守护半岛酒店的车队。

岳敏添:守护经典

 

1996年2月26日,岳敏添抵达香港正式走马上任,一位服务多年且经验丰富的秘书,帮他度过了最初的适应期。“现在,我们部门只有我一个人。”但他有一位相识多年的技师协助他完成每年对于古董车的“体检”和修缮工作。为了方便,他还有一个仓库,常备着一些劳斯莱斯的零配件。

岳敏添:守护经典

在近四十年的职业生涯中,岳敏添只服务过两家公司,劳斯莱斯(1974-1995)和半岛酒店(1995至今),可谓是相当忠诚的员工。关于忠诚,他的看法是,“我对公司忠诚,是因为公司对我也很忠诚。”在他看来,劳斯莱斯和半岛酒店有一种相似的气质,忠实于自己的客户;对最高标准的不懈追求。

他用了“幸运”来描述自己的工作。很少有人能够把自己的兴趣和工作结合起来,“我很幸运,我的兴趣成了我的工作”。

离开英国,也宣告了第一段婚姻的结束。他的第二位太太是菲律宾人,最小的孩子只有七岁,他们在菲律宾有一个小农场,他在那里用一部本田CR-V做代步工具。在这个土生土长的英国人眼中,香港才是“家”,“我的工作在这里,我的生活在这里”。在香港他住在一个小岛上,所以选用摩托车作为代步工具。天气好的时候,他总是骑着摩托车出门,穿行在香港的车流中。如果说在香港有什么遗憾的话,就是没有办法对自己的房子DIY,在英国生活时,他自己修缮房屋、按自己的意愿修筑自己的居所。也许退休后,这个想法会实现,住老房子,修老车子。

只是什么时候会退休呢?岳敏添说,刚刚与公司续了约,所以他还会继续守护着那些矜贵的女士们(车),陪伴她们度过更长的岁月。

岳敏添 Martin Oxley

出生于英国,从16岁开始服务于劳斯莱斯汽车公司,从机修学徒工做起,直至伦敦区总经理。22年之后,他来到香港,加入半岛酒店,担任车队经理至今。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