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0-01
01

Mathis | 方形的力量

导语
自然界中不乏完美的圆形,但完美的方形根本不存在!方形是典型的人造形状,出自人之手。我们真的不那么喜欢用方形作为装饰性元素,特别是独立的方形。应用于艺术或设计中的方形,看上去不十分瞩目,我们这样认为。

 

自然界中不乏完美的圆形,但完美的方形根本不存在!方形是典型的人造形状,出自人之手。我们真的不那么喜欢用方形作为装饰性元素,特别是独立的方形。应用于艺术或设计中的方形,看上去不十分瞩目,我们这样认为。

盛行于19世纪90年代的“新艺术主义”被某些人作为“当代设计的源头”,这一流派推崇各种有机的形状,例如花朵和流线形装饰,唯独排斥方形。仅仅几年后,“装饰派艺术”开始推介更具几何学特征的形状。而“立体主义”的艺术形式对欧洲产生了重大影响。直到1915年,伴随着卡济米尔·马列维奇的革命性油画《黑四角》的问世,方形的盛行才初露端倪。“至上主义”的艺术形式传递出“返璞归真”的思想,时至今日,这种思想又一次在上流社会和设计领域风靡起来。

后来,方形化身许多包豪斯设计作品中的重要设计元素,类似于对“形式服从于功能”设计理念的新演绎。就我而言,最具吸引力的“形式服从于功能”的具现要属上世纪70年代博朗的早期设计,这些设计出自德国工业设计大师Dieter Rams之手,其中大多数作品都形似方形。德国设计由此诞生!

公平地讲,方形自然是出自现实考虑的结果,在使用木头或钢铁材料时,方形产品易于生产。然而在塑料材质产品的设计中,形状的不同在制造上并无差异,塑料任意成型的特点反而使得完美的方形难以实现。那么为什么现在设计还采用方形呢?在“少即是多”的设计原理之下,另一条准则是,方形是坚实可靠的代言,这是个保守的形状,与圆形一样象征着极致完美。而德国设计的每一件作品都代表着创造力和精确。

当智能手机采用了方形设计后,才真正大获成功。既然苹果iPhone掀起了方形革命,谁还记得第一款智能手机古怪的模样?等一下,是不是可以认为是德国设计师设计了第一代苹果手机呢?苹果手机的设计不正是借鉴了Dieter Rams博朗设计作品的设计细节吗?因此,将产品设计成方形就意味着成功吗?也许吧。或者说方形是品质和信心的象征,现在已为世界公认。

那么,全新的中国国际品牌观致采用了方形车标,还令人惊奇吗?汽车的车标大多数为圆形,象征着车轮和运动。将车标设计成方形,这种无声的宣言就如同1915年的油画《黑四角》所代表的宣言一样。不管怎样,方形车标一定是独特和好识别的。

当然,在得知这一品牌的设计总监是德国人时,一切就不足为奇了。观致设计总监何歌特说:“观致设计语言以一目了然的水平线、处理考究的正型面、灵巧的综合性细节为主导,优雅且简洁。”我非常喜欢观致的设计。它不是对哪一个德国汽车品牌的复制,但其外形设计令我找到德国汽车的整体感觉。这是非常安全的设计,没有冒险,造型极其流畅,带有高档的风格。显然,这种设计迎合了多种买家的口味,大概这就是“全球设计”吧。

观致3拥有鲜明可辨的前脸,从前面看略微类似于豪华版的斯柯达,从侧面看有点像大众CC。凑近观察,终于发现了设计上的一些明显不同:一些细节略有表现力;一些线条更显流畅;尾灯略大一些;前端造型更显大胆。或许这就是既有欧洲设计受到中国的影响、并使之全球化的结果吧。

于是,让我们给予这个标新立异的品牌新的方形设计。方形的观致——品质的力量——对于成功的承诺。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