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0-01
01

澳门大赛车60年:重走东望洋赛道

导语
60年前,几位赛车爱好者的突发奇想,将澳门狭窄的街道变成了赛道,不料竟由此将这座小城与赛车紧紧联系在了一起。60年后,我们回到了这个传奇开始的地方,尝试用我们自己的脚步去重温前辈们曾经的疯狂⋯⋯

 

澳门大赛车60年:重走东望洋赛道

这里是一年一度的澳门格兰披治大奖赛,是扣人心弦的赛车巷战,更是东望洋生生不息的传奇。而此刻,我和我的老朋友陆恭和所站的地方正是澳门格兰披治大奖赛最为著名一个弯道——葡京弯。William是受我之邀,特意从香港坐船过来陪我重走这条经典赛道的。

之所以选在这里碰面,并不是因为这里倚靠着澳门最早、历史最悠久的五星级酒店葡京酒店,也不完全出于对这里是澳门大赛车最受欢迎观战点的考量。而是因为从这里开始,东望洋的整条赛道会进入一个分界点。

2011年曾在这条赛道上有过亲身体验的William告诉我,在葡京弯之前,是从发车区出来的一段可以尽情加速的赛道。因为这里可以算是东望洋最宽最直的一个赛段了,其中赛道最宽地方足足有14米,这对于后面尤其是后山最窄处只有7米宽度的赛段而言,简直可以堪比飞机跑道,所以每一位车手都会在这里拼尽全力将速度提升至最高。即便是这其中位于友谊大马路中段、澳门世界贸易中心大门前的文华东方弯,也占尽了双向四车道的宽度,而且由于那里弯幅不大,即便弯外侧没有什么缓冲区,车手们依然会尝试用极高的速度来过弯,所以这里是十分考验车手胆识和驾驶技巧的地方。

澳门大赛车60年:重走东望洋赛道

在此之后,则是东望洋低速多弯,极富挑战的窄路赛段的开始。而连接这两部分的则是有着90度弯角的葡京弯。在这里,车手们必须将在此之前大直线上积累下来的超高车速,一口气急刹下来以应对接近90度的弯角,只要刹车点稍有延误就很有可能无法顺利进弯。于是,这里成为了澳门大赛车里最容易发生连环事故的地方,继而也成为有着超高人气的热门观战点。

如同摩纳哥赛道,澳门东望洋赛道在非赛事期间就是当地人日常行驶的道路,所以你很难在赛前获得多少练习的机会。William会在3天之后的周日(2013年11月10日)参加冠军方程式的比赛。但在热身赛之前,他和我一样除了用双脚丈量这条赛道之外,也只能通过上模拟器来进行赛前的练习。当然,我们这次除了徒步之外,我们还选择了另一种交通方式,那便是我们身后的这台Aventador LP700-4。

澳门大赛车60年:重走东望洋赛道

William曾经在2012和2013赛季效力于上海兰博基尼车队,差不多征战了两个赛季的兰博基尼Super Trofeo挑战杯。曾经多次担任兰博基尼培训教官的他,显然对这台V12发动机独有的轰鸣声非常熟悉,虽然有着700马力的超强动力、690牛·米的惊人扭矩,以及那个让人难以置信的0-100公里/小时2.9秒的百公里加速能力,William依然坚信眼前的这个大牛是一台十分容易驯服的猛兽。不过,曾经在上赛场与大牛有过一次亲密接触的经历还是默默提醒着我,虽然Aventador较以往的兰博基尼要更容易操控,也更方便于日常驾驶,但在此之前掌握一些适当的驾驶技巧还是很有必要的,尤其是在澳门这样狭窄的街道上。但遗憾的是,平日里繁忙的澳门街头并没有给我们和大牛太多展示的机会。一路上,我们只能以30至40公里的时速在车流中闲庭信步。

澳门大赛车60年:重走东望洋赛道

东望洋赛道,以澳门东望洋山而得名。作为典型的街道赛,这条赛道在平日为正常的交通道路,只有在举行格兰披治大奖赛时,才会通过增加防护设施来围成赛道。2013年为了举办60周年庆典,主办方将原本一个比赛周末增加到了连续两个星期的周末(即2013年11月9、10日,11月16、17日)。我们选择重走东望洋赛道的时间正是第一个比赛周末的前三天。虽然此时比赛尚未正式开始,但氛围已愈渐浓郁。对于澳门这样寸土寸金的小城来说,在拥挤的市区街道上赛车,绝对是梦幻般的。

澳门大赛车60年:重走东望洋赛道

过了葡京弯,所有的赛车都会经过嘉思栏马路,朝东望洋山上的连续弯道前进。这是一条长长的双向单车道路面。即使是坐在车内,你也会发现嘉思栏马路的坡度确实有些陡,对于马力较小的赛车来说,这无疑是一个考验。幸好,我们现在驾驶的是一辆兰博基尼。不过,即便此时我们的车速只有正常比赛时的一半都不到,但惊险的环山路段依然让坐在副驾座上的我感受到了赛车手们的紧张和刺激。赛道两侧涵盖了城市灯柱、水泥防护墙、树木,甚至是山崖。对于初来乍到的车手而言,“措手不及”通常是他们亲身体验东望洋赛道后的最直观感受,而一旦犯错,那最终的结局很可能是与澳门大赛著名的黄黑护栏来场亲密的接触。

澳门大赛车60年:重走东望洋赛道

一旁的William告诉我,在比赛中群车相撞的事故在澳门几乎年年都有发生,有些甚至是非常惨痛的教训,就好比2011年同样来自中国香港的车手丘永材,在过文华东方弯后一次看似不算太过严重的事故中却不幸失去了生命。不过,正是因为比赛难度高,也促使不少车手连年来到澳门参赛,并将赛道走线烂熟于心,由此来争夺澳门大奖赛桂冠。正如我最初问起William为什么会选择来挑战澳门东望洋时,他坚定的回答那般:“没跑过澳门,就不会知道什么是赛车,没有在澳门赛过方程式,就更难真正体会赛车的真正魅力。”William的言语或许有些直接,但确实代表了无数前来这条赛道挑战的车手们的心声。

澳门大赛车60年:重走东望洋赛道

澳门大奖赛已走过了60年的风雨,完整地见证了澳门从一个海边小渔村,发展为现代化旅游城市的巨大转变。在这项赛事揭幕的1954年,澳门仅有13万人,全城的汽车总数不到100辆。到如今,澳门大赛车已经成为一个国际品牌,它带动了澳门经济旅游收益,2013年其赞助的总收入也超过2012年的3900万,达到了4000万,如果算上门票的收入,总收入更是超过5000万。当初的三位赛车爱好者,某一天的疯狂之举却在无意之间将西方兴起的赛车运动引入了澳门。这一幕看似有些异想天开,但却实实在在地发生了。那一年的10月30日,澳门政府专门为赛事封锁了街道,15辆参赛车辆点燃发动机,在没有护栏,水泥与土路交错的“赛道”上进行角逐,也将澳门送上了驶往世界赛车胜地的快车道。

澳门大赛车60年:重走东望洋赛道

 

至此,东望洋的发动机声一响就是60年,历经风云变幻,澳门大奖赛依旧每年一届地如期举行。如今的澳门大奖赛,已常年跻身世界级汽车赛事的大赛日程表中,成为全球唯一一个同时举行房车赛和摩托赛的街道赛事,更与摩纳哥大奖赛一同,并称为世界两大汽车街道赛。60年来,全球赛车好手聚首东望洋赛道,继续追逐着半个世纪前,赛车狂人的梦想。

澳门大赛车60年:重走东望洋赛道

这些人中有我们奉为偶像的车神塞纳、车王舒马赫,也有F1的前辈阿莱西、希尔、哈基宁、维伦纽夫、库特哈德等,甚至还有我们现在依然能在赛坛上经常看到的汉密尔顿、维泰尔、科瓦莱宁、巴顿、韦伯等等。这些熟悉的身影在他们还是菜鸟的时候,都曾经来到澳门比赛。

澳门大赛车60年:重走东望洋赛道

澳门格兰披治大赛的高难度,同样吸引了来自9届WRC冠军勒布的挑战,而他也确实展现了自己全方位的驾驶技巧。驾驶保时捷卡雷拉杯赛车的他,初次造访东望洋便在正赛上拿下了第二名的好成绩。而有着澳门先生美誉的意大利车手Edoardo Mortara,不仅在奥迪R8 LMS系列赛中夺冠,又在随后的澳门GT杯赛中再下一城,成为了比赛周末的一大明星。

至于竞争最为激烈的WTCC则是意外连连,一连串的事故让整个赛程出动了多次安全车,并导致半数以上的16辆赛车退赛,最终完成比赛的赛车只剩下15辆,而其中穆勒和荷夫分别拿下了第一和第二回合的冠军。

澳门大赛车60年:重走东望洋赛道

如今,经历两个礼拜的赛事,第60届澳门大赛车早已落下了帷幕,但留给包括我在内每一位亲身经历者的感受却将永远回响在我们的心里和记忆中。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