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0-01
01

丁丁:致2014:让我们与自己和解

导语
喧嚣过后,或是更大的喧嚣,而真正的力量正在喧嚣之下潜行、生长,等待着合适的时机破茧而出。

 

喧嚣过后,或是更大的喧嚣,而真正的力量正在喧嚣之下潜行、生长,等待着合适的时机破茧而出。

2013年,对于汽车圈而言,是喧嚣的一年。Tesla的爆发、自动驾驶技术的日趋成熟、车联网的方兴未艾,都在预示着,汽车的形态在相对稳定中进化了一百多年后,正面临着真正的革命性变革。在这场大变革中,一些行业将兴起,而另一些或将灭亡。最近读到一篇文章,讲车联网对车险的影响,结论是传统车险若不颠覆自己,就会被别人颠覆;而终极展望则是,当基于车联网的自动驾驶技术成熟,车险这个行业将不复存在。危言耸听?也不无道理。

就此打住。我们将在下期杂志中对可能影响汽车业近期和中期发展的一些技术和其他因素进行梳理,那将是一个非常有趣的专题。而在这里,我想把目光聚焦到汽车媒体这个更小的话题上,聊聊我们自己的那些事儿。

最近,有关汽车媒体最吸引眼球的话题当属汽车之家在纽交所上市,以开盘价计算估值高达31.7亿美元。稍早的“双十一”狂欢节,汽车之家为此次IPO造势的汽车团购活动和竞争对手的类似举措,也是雷声隆隆。这些事件为评论家们唱衰传统媒体提供了更多的佐料。这样的唱衰行为已经持续了很久,2013年被一些人称为“自媒体元年”,有人相信基于移动互联网的新媒体将成为压倒传统媒体的最后一根稻草。

相比狂欢式的唱衰行为,传统媒体基本保持沉默。沉默可能出于多种原因,或是无力招架,或是无暇应付,但这一回,应该不是因为傲慢。直到最近,一篇题为《Monocle告诉你,凡能被互联网剿灭的杂志不是好杂志》的文章在微信朋友圈被疯转,杂志人终于觅得了一个还击的机会。

然而,细细读完这篇文章,我完全没有找到作为一位杂志人的安全感和成就感,我体会到的是危机感:其中既有“危”带来的紧迫感,也有“机”带来的兴奋感。如Monocle创始人泰勒·布鲁尔所言,Monocle的目标是成为一个“有影响力的环球品牌”。Monocle绝不仅仅是一本杂志,它还有网络版、电台、商店、生活家居产品等,它贩卖的是见解和品位,面对的是城市精英或渴望成为城市精英的那群人。

跨界大潮正在席卷媒体圈,不仅是产品形态的跨界,更是商业模式的跨界。不是“凡能被互联网剿灭的杂志不是好杂志”,因为互联网是他的,是你的,也是我的。基于传播渠道的差别来区分所谓“旧媒体”和“新媒体”的观念本身是“过时”的,而那些仍可被这种“过时”思维精准圈定的“准骨灰”媒体确实前途堪忧了。

残酷的洗牌过程已经开始。Monocle确实提供了一个出色的参照系,未来的“媒体”或是一个个基于媒体特质、拥有鲜明跨界特征的品牌,它们面对某个或某些特定人群贩卖有价值的服务,包括资讯、见解、品位、认同等等。至于各种形态的媒体在这个品牌中分别扮演什么角色,则取决于相应人群的特征。汽车类杂志同样面临这场大考。

1月,我们的手机APP将进行一次重大升级。升级后,你手机上的“名车志”将提供比杂志更为丰富的原创内容,也会逐渐拥有越来越多有趣而实用的功能。它将成为与你形影不离的一个“触角”,与你共享有品位的有车生活。

2014年,让我们与互联网和解,与自媒体和解,但最重要的是,与自己和解。我们仍然深爱着杂志,它的纯净一如既往地让我们着迷;我们同样对大大小小的屏幕充满了热情,因为它们可以让我们更好地为你们(亲爱的用户)服务;我们还热衷于尝试更多好玩的创意,轮子可以到达的地方,都将留下“名车志”和你的足迹。

可以预见,2014年,仍将是喧嚣的一年。但明年此刻,你将看到,我们已破茧而出,又一次。

丁旻 《名车志CAR AND DRIVER》编辑副总监

微博:http://weibo.com/albertdingding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