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0-01
01

尾部的花招 宝马 vs. 蓝旗亚

导语
相比那些令人尊敬的三厢兄弟,这些小型快背GT车型的确是更为实际的选择。

 

我们开着宝马2002 Touring 和蓝旗亚HPE 2000,穿行在亚士顿森林蜿蜒的小路上。一种直觉油然而生:这是两辆外表虽异,但本质相同的车型,它们是为那些追求驾驶与生活本真,而不是豪华四座GT跑车乘坐感觉的人设计的。它们所基于的两个顶级运动车架,在诞生前不久刚经历了并购后的重新设计或者市场重定位,但说到底,这两辆运动三门车型是同一个需求的两种响应方案。

当我们穿过林荫,低照的阳光穿过林木,林中树木仿佛俯身倾斜,只是为了细细看个清楚。我们一直都在纠结于如何为这两辆车分出高下。

不管是看做工,还是看说明书,蓝旗亚都是较新的那一部。宝马的说明书里有一段充满喜悦的,比当今那些说明书更充满情感的文字,在语调上也更有力量,它是这么解释这台Touring所秉承的理念的:在当下日趋拥挤的道路上,车子的外在,要小;对当下的驾驶者而言,车子的内在,要大。听起来很矛盾,并且难以实现,但是对宝马而言,这是“必须”。宝马Touring是将这种必须变为现实的最好例子。

作为对比,意大利人更富激情的说明书上写道:蓝旗亚HPE,毫无疑问,它是近几年出现的最有趣的车子之一。一部让人吃惊的车,事实上,也是一部让人期待已久的车。对很多追求空间和舒适的人来说,性能、设计以及驾驶乐趣也是不能放弃的。因为除了功能和实用性外,他们还追求格调,换句话说,车子,是用来表达个性的。

追根溯源,1971年款Touring是从1961年款New Class重新进化而来的全新2002系列揭背车的入门款。在内部,宝马Touring通过风格大胆、多用途的可折叠式座椅,打造出了可媲美GT车型的后排乘坐感。在外部,尽管同样是由跑车设计之王乔瓦尼设计的三门车身,但跟它的1966年款姊妹版非常不同的是,Touring有着宝马称为快背(fastback)的车尾,此外,车顶也要高一点,车身长度却比房车版短了差不多11.43厘米(4.5英寸)。最后,Touring有一面极为陡峭的挡风玻璃,据称这个通过大量风洞实验而得出的设计,能提高性能表现和燃油经济性。

E6 Touring系列最先面世的是130马力的2000tii燃油直喷版,然后马上就有了低配版的1600、1800和2000先后面世。我们这次借用的是Tim Cook的1973年款2002 Touring,注意那蓝色的染色玻璃,这是一辆换装期间生产的绝品,当时1973年款小改款正在生产中。这辆车在车库里度过了它的大半生,里程表显示它只开了不到14.5万公里(90000英里)。

“我喜欢不同寻常的车,所以就被Touring吸引了。”Cook说:“这辆车现在非常罕见。第一任车主从1973年到1996年保有它。我是第三任车主,给它做了一些局部翻新,接下来还要进行一些喷涂作业,但尽管修修补补,它现在还是有着迷人的光彩。全车装配质量很高,并且有一台强健的发动机,这是一辆不折不扣的好车。电子设备十分可靠,到现在还能用。车子保持了原始纯粹的驾驶乐趣。尽管它已经历了40年的光阴,但我仍深深地被它吸引着。”

HPE属于蓝旗亚被菲亚特收购后的第一个系列产品:Tipo 828 Beta。作为第一辆前驱运动旅行轿车,它于1975年3月面世,蓝旗亚Beta高性能旅行车、1972版Berlina、1980版Trevi共享了它的长轴距底盘,不像其他的运动轿跑车或Spyder车型。它有着Coupe车型风格的车头和车门,一个富有个性车尾,共同创造了一台精致、贴地、富有运动气息的产物。

由Sergio Camuffo担纲工程设计,Aldo Castagno监督设计,辅以Pietro Castagnero的顾问,初代Beta HPE的面世犹如众星捧月。它有着独立悬架,以及一台可选装的,由Zaccone Mina设计的双凸轮轴菲亚特发动机,最初上市时为1600(1592cc排量),后来是1800(1756cc排量),最后又升级成了全新的1600(1585cc排量)和2000(1995cc排量)。搭配一台由菲亚特和雪铁龙共同开发的5挡变速箱。在1979年,第二个系列车型上市,这就是蓝旗亚HPE,它彻底解决了当时恶名在外的Beta Berlina车体生锈的问题。到1981年面市的第三个系列车型,HPE升级成了燃油喷射发动机,12个月后,最后一款车型落地,也就是机械增压的2.0VX版,加入了HPE的阵营。

“这是一辆好车,我非常爱开它。”车主Meeke说:“不管岁月穿梭变化,它保持了它的价值,显然超过了人们当初对它的预期。我是在回国后准备买房子的时候发现的这辆车,买之前没意识到它有锈蚀的问题,但好在最终我还是成功地解决了这个问题,买来的头5年我就给它做了全车体密封,让它有了生存下去的机会。它是接送孩子去寄宿学校的理想用车,不过电子设备是弱点,作为一辆意大利车,我也能理解。好在,它开起来感觉真的很爽。”

一点也不惊奇的是,两辆车在马路上都很吸引人眼球。今天,铺天盖地的新车款遮蔽了这些经典作品的光芒,因为当年的产量太少,如今存世的车子都价值不菲。宝马的情况是,在经历2002 Touring的滞销,以及前驱运动揭背车的泛滥和过剩,除了沃尔沃480ES和备受争议的宝马M Coupe外,大量揭背车来到了进化的死胡同。宝马于是抛弃了后驱揭背车的开发,一直到1993年的E36 Compact才算是重启。取而代之的是,它开始将精力转向一个新的高档车路线,即从1987年开始的E30 3系。

质感、工业极简主义、现代性以及逻辑设计,当你坐在Touring方向盘后时就全能感受到。眼前最吸引人的是一组三个的VDO仪表。前方是一面如此陡峭的挡风玻璃,就好像坐在IMAX影院第一排一样。

启动M10直列4缸发动机,宝马温驯易驾,用不着开上几公里就能明白,在两台经典发动机中,它比HPE的表现更好。同样的话也能用来形容Touring开起来有多舒服:就像很多宝马一样,你得开上一段时间才能体会到其中的乐趣,唯一不幸的是,当今的高节奏生活不允许这么长的试驾时间。

直列4缸M10发动机由Alex von Falkenhausen设计,没有任何繁复的修饰,装备了一个Solex化油器,拥有113马力,可以在3500转/分输出157牛·米的峰值扭矩,单凸轮轴1990cc排量的设计令油门响应迅速。散热器比较娇嫩,但只要别让发动机转速表指针超过6500转/分的红线,它就会工作得很完美。你会觉得踏板离座位太近了,但是它们之间有很好的间隔,并且轻重适度。变速箱换挡行程很短并且挡位清晰,排挡杆跟典型的宝马不同,由那种富有摩擦手感的材质包覆。

小路越曲折,Touring越能找到自己的节奏,不难想象为什么德国警察有一阵子会装备Touring。ZF-Gemmer蜗杆式转向机让转向手感富有重量,但在直行时会抖动和震颤。转向时,机械抓地力和车身控制都非常出色,柏油路面完全不在话下。Cook最近改造过的悬架融合了Bilstein B4减震器,配备OE弹簧和最新的185/60 R13轮胎,提供了更坚实的行驶质感。

爬出宝马Touring,我们来感受蓝旗亚那另类的七十年代风格方向盘。它让人回想起Ruggero Deodato在1976年导演的意大利枪战片:Uomini Si Nasce Poliziotti Si Muore (Live Like A Cop, Die Like A Man),HPE的潇洒身影在其中出现过。

蓝旗亚有着低矮的车顶,看起来很紧凑。硕大的中控台看起来很复杂,布置着通风口、Veglia仪表。发动机舱内是一台横置119马力,1995cc排量的Aurelio Lampredi双凸轮轴发动机。

但HPE最先震撼人的还是它的现代化。齿轮齿条式的转向机马上就把Touring比了下去,通过A字形的方向盘,可以感觉到转向精度、各项一致性以及手感都更好。路面行驶感更果断和流畅。5挡变速箱换挡行程较长,但换挡感觉却像刀片一样准确。前轮悬架在通过颠簸路面时有点蹦蹦跳跳,却有着良好的车身控制,只是在转向响应方面输给了Touring。因为存在些微的转向不足,HPE在油门踩深点时,转向会有些迟钝。双凸轮轴发动机近似于Touring的直列M10发动机,但动力略高一些,2800转/分时就能有175牛·米的峰值扭矩,在声音上也胜过它的对手,尤其是当接近6250转/分的红线时,颇为动听。

要分出高下很难。蓝旗亚更像是艺术家而宝马则像是工匠。德国人的质量更好,而意大利人的车则有着更优秀的转向和更好的换挡手感。在内饰方面,我喜欢Touring光滑简洁的包豪斯风格。蓝旗亚的电子设备总有各种问题,但它有着更大的载物空间。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