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0-01
01

在路上 | 开车去老挝:被遗忘的彩色邻居

导语
对很多人而言,老挝或许是东南亚最后一个目的地:没有马来西亚和菲律宾的迷人海滩,没有泰国的风情万种,没有新加坡的繁华,没有柬埔寨古老文明的震撼……但是对于自驾旅行爱好者而言,这个常常被遗忘的彩色邻居有着独一无二的魅力:它是你驾车跨境旅行的首选目的地。

 

【跨境自驾第一国】

我有不少海外自驾旅行的经历,但是在当地租车自驾与自驾车跨越国境完全是两码事,后者的独特魅力与前者大不相同。我是在去年夏天首次体验到这种特别感受的,当时我与一整支悬挂着上海车牌的玛莎拉蒂车队一起驰骋在无垠的俄罗斯疆土上。丑冠全球的中国车牌在黑山、苏兹达里和莫斯科吸引到的目光和带给我的满足感,直到此刻仍让我印象深刻。

那次经历直接触发了此次旅行。在仔细研究了伟大祖国的国境线和各陆路口岸的车辆通关规则后,我把生平第一次跨境自驾旅行的目的地设定为老挝(去年那回我是飞到叶卡捷琳堡与车队汇合的,没有亲历满洲里那据说长达5小时的漫长通关)。具体而言是老挝北部:从云南磨憨出境,经过琅勃拉邦、万荣,最终抵达首都万象。选择老挝的原因有二:这是办理车辆出镜手续最方便的邻国;而且据说最好地融合了法式浪漫和东南亚热情。

但是我们出行的日子有些晚了。6月初的老挝已经进入雨季,这意味着每天都有可能遭遇雨水。好在此次与我们同行的玛莎拉蒂Quattroporte S Q4总裁轿车装备了智能四驱系统,让我对未知的天气和路况多了一些淡定。

在西双版纳接过这辆绛红色的总裁时,我发现它的总里程数还不到500公里。真皮座椅散发出新皮特有的味道,心里想着它即将与我们一起走过一段未知的旅程,我说不上是兴奋还是心疼。这是一位熟悉的陌生人,410马力3.0T发动机和智能四驱系统的组合我早已在Ghibli上见识过,搭载V8发动机的总裁也是老朋友了,而这两者合为一体则是新近的产物。这样一辆总裁似乎就是为这样的旅途所准备的。

虽然老挝支持落地签证,但是保险起见,我和陈杰还是在西双版纳办理了签证,然后驾车直奔磨憨。距离西双版纳大概200公里的磨憨是一个典型的边境小镇,超市里售卖来自泰国和老挝的各种小食,几乎每家小店都能兑换老币,你还能买到《老挝话900句》这样的小书。历史上老挝肯定发生过严重的通货膨胀,因此老币很不值钱,1人民币可兑换1300老币,于是我们一夜之间成了亿万富翁。

【第一天:9小时300公里的“长征”】

我们早早赶到关口。通关的车辆不多,整个过程相当顺利。可即便如此,从中国这边的磨憨口岸出关,经过一段缓冲区,再从老挝的磨丁口岸入关,我们还是花了整整两个小时。好在老挝时间比北京时间晚一个小时,我们得以在上午9点半正式踏上了通往琅勃拉邦的13号公路。

进入老挝,第一件紧要的事就是移动网络。由于语言不通,在经过两次失败的尝试后,我们最终在经过13号和3号公路(这条路是从昆明通往曼谷的昆曼公路的老挝部分)的交界口后不久,才在路边一家中国人开的华为店搞定了网络。后来我们发现,中国人在今天老挝的建设中扮演了重要角色,修水电站、修路、开餐馆,到处可见国人的身影。

Google地图显示,我们距离当天的目的地琅勃拉邦近300公里。双向单车道的13号公路看上去不错,因此我们怎么也没有想到,这300公里居然走了整整9个小时!

第一个100公里是多弯的山路,路面平整,路上车子也少。这是最适合总裁的道路模式之一,我切入运动模式,同时激活运动底盘。发动机的转速被保持在2000转/分以上,这不仅带来了积极的动力响应,也带来了玛莎拉蒂标志性的排气管声浪。运动底盘在弯角中很好地控制了车身的侧倾,而每次出弯,我能明显感受到四个驱动轮共同发力带来的威力。我们不时经过一些村庄,大部分建筑都是用木桩支起来的高脚屋,散发出一种原始的闲散气息。

我们在一个名叫Muang Xai的小镇用过午餐后,顺畅的旅程戛然而止。接下来的80公里山路正在修路,我们常常需要以相当慢的车速通过一些被重型机械掘开或满是坑洼的路段,空气里满是扬尘。总裁的通过性比许多人想象的要好很多,这段路充分证明了这一点,但是糟糕的路况和频繁的交错会车消耗了我们很多时间。满是尘灰的山路无法提供任何愉悦感,只有舒适的座椅和音质出色的音乐为我们带来安慰。

突然,一场暴雨打断了无聊的行程。这是我们在雨季的老挝遇到的第一场雨。没有任何戏剧性的事情发生,但是我们仿佛瞬间进入了一个平行宇宙。天地被洗去尘埃,无精打采的绿意突然变得生机勃勃。一片乌云飘过,雨势很快变小,打开车窗,一阵清新扑鼻而来,皮肤也觉得格外舒爽。

就在这乍雨乍停之后,我们驶出了最糟糕的80公里修路路段。最后120公里,道路变得平直,弯道舒缓了很多。如果不是路面上不时出现一些较大的坑洼,需要格外小心,这段路就无可挑剔了。这里的地貌和风光很像中国西南地区,有一段我们沿着南康河(湄公河的一大支流)行驶,一边是山一边是水,颇为惬意。我把总裁调整到普通模式,这样我们就更好地融入了环境,安静,从容,顺畅,迅捷。当电台里突然传来革命歌曲(我当然听不懂老挝话,但是那种特别的旋律还是很好辨识的)时,我意识到,琅勃拉邦快到了。

当我们最终抵达琅勃拉邦时,夕阳正从地平线落下。我们看到了一些披着僧袍的僧侣,我突然意识到,这是我们遇到的第一拨僧侣。与其他信奉佛教的国家和地区不同,老挝的乡间看不到庙宇,而像琅勃拉邦和万象这样的城市则满是庙宇。

【第二天:静静的、金金的琅勃拉邦】

我们的运气不错,这一天没有下雨。而且虽然艳阳高照,但不算太热。这个季节的琅勃拉邦显然处于旅游淡季,最热闹的洋人街(Th Sisavangvong)上游客也不是很多。

琅勃拉邦位于湄公河和南康河的交汇处,曾经是澜沧王朝的都城,那是老挝进入近代之前惟一强盛的王朝。进入近代之后,老挝成为法国殖民地。正是这两段历史和特殊的地理位置,赋予了琅勃拉邦独特的风光、建筑、文化和魅力。这座城市甚至被著名旅行指南《LONELY PLANET》评价为“整个东南亚最有品位、最上镜的城市”。

最让我印象深刻的无疑是众多闪着翠绿色和金色光芒的寺院。我们仔细游览了其中最著名的香通寺,它在夜间被灯光辉映得颇为神秘,在白天则展现着自身的精致。王宫博物馆的院墙内有一座极为炫目的庙堂,阳光下金色和翠绿色的光芒格外耀眼。然而相比之下,这座城市更让人感觉震撼的是寺庙的数量和密度,而非某个寺庙有多富丽堂皇。在热闹的老城区(湄公河和南康河之间的半岛区域),寺庙一个接着一个,密布在每一条大街小巷,数不胜数。

与高密度的寺庙相映成趣的是每天清晨的“塔芭”(布施)仪式。身着橘红色僧袍的大批僧侣会沿着特定路线行进,游客和当地人则跪在沿途向僧侣们布施。虽然香通寺的告示上明确告知游客不要从布施点边上的小商贩那里购买袋装食品参与布施,但这些小商贩的生意并不差。整个仪式非常宁静,有一种肃穆的感觉,我也在一条小路上看到一位坐在椅子上的年迈老妇向僧侣布施,但我实在无法确定,今天这种仪式在多大程度上已经演变为一个面向游客的观光项目。琅勃拉邦的僧人很多,不过根据当地传统,许多青年男子在进入寺庙修佛两三年后会还俗,这段经历就像是一场成人礼。

与许多东南亚城市类似,琅勃拉邦的魅力在于它的慢。佛教的盛行为这种慢注入了历史文化的底蕴,而当你在老城区不经意地走进一家别具格调的饮品店或餐馆,悠然自得地喝杯咖啡或者吃份点心,漫无目的地打量路上的行人,消磨掉一两个小时时光,这大概也算是把时间浪费在美好的事物上吧。或许是法国殖民时期遗风犹存,这座小城有太多让文艺青年们陶醉的去处:饮品店、餐馆、小商铺、小旅馆、不知名的街道和寺庙……

不过在午餐后,我们决定去体验另一种风情。光西瀑布位于琅勃拉邦以南30公里处,是由多个瀑布组成的瀑布群。瀑布位于葱郁的树林中,阳光透过枝叶的空隙洒下来,瀑布和池水呈现出非常绚丽的蓝绿色彩,很美。这里的经典项目是从3米来高的粗壮树枝跳入水池,绝对是一个需要一些勇气的举动。事实上,漂流、徒步、骑行等户外运动是去老挝旅行的一大乐趣,但是由于时间的限制,光西瀑布成为我们此次老挝之行惟一的户外体验,实在遗憾。

回到琅勃拉邦已是傍晚。我驾驶着这个城市中最昂贵、最豪华的一辆车在大街小巷中穿行,不过十来分钟,已经转了个遍。这是一座没有红绿灯的城市,但行人、汽车和摩托车倒是各行其是,相互之间颇为默契,少有争抢。比黄河还黄的湄公河沿着老城北面流过,而这个城市没有一座桥梁。这本是一座色彩斑斓的城市,娇红的夕阳更增添了其光影魅力。我们的玛莎拉蒂表现出极为出色的融入感,性感的车身线条在柔和的夕阳斜照下格外迷人,绛红色的车身随着光线的变化瞬间幻化出几种不同的颜色。老挝人对这辆车的识别度不高,但西方游客大多会在第一时间惊呼出它的名字。

【第三天:第二次“长征”,途经 “老挝的桂林”】

有了第一天的经验,我们对老挝的道路条件有了更清醒的认识。我们决定不再在万荣停留,虽然那里有许多迷人的户外项目。于是这一天的任务只有一个:赶到340公里之外的万象。整体而言这一天的行程比第一天要顺利不少,只是最初的100公里山路实在太过蜿蜒曲折,消耗了我们太多时间,导致我们最终又花了9个小时才抵达万象。

然而,这一天的沿途风光绝非第一天可以比拟。让人心旷神怡的景色是从100公里山路结束后开始的。随着我们进入平原,几天来第一次遇到了非常长的大直道,总裁也终于找到了释放能量的机会。这款四驱V6车型虽然不及V8车型那么气势恢宏,但依然拥有浑厚的后劲和极为沉稳的加速表现。然后,我们看到了庄稼,看到了牛羊。又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雨给这个国家洗了一个澡,万物瞬间恢复了灵气。这种转瞬之间的快速变化让我仿佛可以理解,为什么神灵崇拜在今天的老挝依然那么盛行。

再然后,不远处出现了一些高高耸立的石头山,山上覆盖着绿树。陈杰说,太像桂林了。我没有去过桂林,但是回想那些明星片和电视纪录片里的场景,确实颇为神似。我们很快来到万荣,旅行指南上说附近的峡谷里有非常棒的漂流项目,但是我们确实没有时间了。临近首都万象,迎接我们的是从未遇到过的堵车(不过情况并不严重)、汽车一条街(以日系、韩系和中国品牌为主)和我们在老挝遇到的第一个红绿灯。

【第四天:走向现代化的万象】

相比琅勃拉邦,万象是让人失望的。作为老挝的首都,万象比琅勃拉邦更大,更加现代化,但是对于旅行者而言,这些丝毫无法增加其魅力。与琅勃拉邦类似,万象也有不少寺庙,但是相对分散的布局淡化了其氛围感。塔銮寺是万象最重要的寺庙,也是老挝最重要的国家纪念碑。夕阳西下时,金色佛塔反射落日余晖,很美!但也就仅此而已了,佛塔是不能进入的,周边几座寺庙也无甚看点。毕竟,论单个寺庙的壮观程度,老挝怕是没有哪座能冲出东南亚的。

凯旋门是另一标志性建筑。这座模仿巴黎凯旋门的建筑建于1969年,是为纪念在革命战争前牺牲的老挝烈士而建的。沿着楼梯从内部爬到顶层,可以欣赏万象全貌——你可以看到一座中国三线城市的面貌。吊诡的是,这座颇为雄伟、严肃的建筑内居然有几个小商品市场。

或许是我没有充分的时间去发现万象的美,但这种状况并不罕见,刚刚起步走向现代化的城市往往不那么可爱——尤其在旅行者的眼中。

【第五、六天:意外之喜和意外之悲】

我原以为返程会是平淡无奇的两天,但事实恰恰相反。

第一天的意外始于万荣以北几十公里的小镇Kasi,为了避开那100公里实在太弯弯绕的山路,我们决定从这里走另一条路:前半段没有编号,后半段则是4号公路。这是一个有风险的选择:所有大巴走的都是我们来时的13号公路,意味着那是靠谱的选择。但是Google地图显示,另一条路相对平直许多,这意味着或许可以节省大量时间。

我们很快发现,那段没有编号的路是新修的,比我们此前走过的任何一条路都更宽(虽然同样是双向单车道),更平整。十几公里以后,这条路开始攀爬一座山。我终于明白为什么大巴不走这条路:它太陡了!但是路面的平整度极佳,我情不自禁把总裁切换到运动底盘,并且开始手动换挡。我把挡位控制在2挡,发动机转速在3000-5000转/分区间游移,550牛·米的巨大扭矩呼之欲出,总裁从容而坚定地上山。透过仪表盘上的四轮扭矩分配显示,我可以清晰地看到前后轴如何协调发力。

几分钟后,我们钻入一片云,能见度急剧下降,而且突然下起雨来。又过了几分钟,雨停了,我们也驶出了那片云。这一切切换得极快,刚刚还是云里雾里,突然间拨云见日,一片金色阳光洒满山间。下山,在湿漉漉的山道上狂奔,这辆总裁轿车的四驱系统给了我许多勇气,更有意思的是它保留了一款后驱车的乐趣。毫无疑问,这是我们此行最激动人心的一段驾驶旅途。完全在意料之外,那么突然,又那么过瘾。于是你可以理解,为什么我们从不会随随便便选择一辆车展开旅行?

这个明智的选择不仅带来了意外的惊喜,而且让我们节省了整整2个小时。

不过我们的好运气似乎在这一天耗尽了。最后一天,我们遇到了塌方,就在即将进入80公里修路路段处。仅仅晚了5分钟。我们甚至看到最后一辆SUV从对向冲过塌方处,随后,被一夜的雨水浸透的大量泥沙滑下,很快把路封死了。整整7个小时后,来自中国的工程队才把道路打通。而当我们最终赶到磨丁关口时,已是凌晨1点多。

关口已经封闭,没有旅馆,最近的小镇在身后100公里处。我们只能在总裁上小憩至天亮。这是我第一次在一辆车上过夜,竟然还是在边境线上,真是一个特别的经历。我们常说一辆车可以成为你最好的朋友,我想这样的旅程或许就是考验这种友情和信任的最好方式。很多年后我应该还会想起,那一周,我和一辆玛莎拉蒂总裁轿车一起拜访了那个被遗忘的彩色邻居;那一夜,我和这辆车一起在国门外等待回家。

【相关链接:自驾老挝小秘诀】

时间:5月到10月是老挝的雨季,11月到4月为旱季。相对而言,旱季更加安全可靠,雨季则可能会发生塌方。

道路:老挝主干道的道路条件大体相当于中国的省道,某些路段达到中国国道标准。普通轿车完全可以通行,不过如遇修路,SUV的通行速度更快。

签证:办理老挝签证很方便,可在昆明、西双版纳提前办理,也可到磨丁口岸落地签。西双版纳的签证费为240元,当面拿签证。最便宜的方式是落地签并用美元支付,只需20美元,人民币则要160元。

车辆:随车携带行驶证和驾驶证。在中国出关前需要办理行车许可证、海关查验卡和边防查验卡;在老挝入关前需要购买车辆保险,办理车辆查验卡。老挝警察会在出入大城市时检查各种证件,配合就好。

警察:老挝警察大多会说这几个简单汉语:“驾照”、“罚款”、“钱”。但是对他们的要求,你需要保持清醒和警惕,因为他们常常会敲诈你。我们在琅勃拉邦因为一次无意的违章停车,被要求罚款700人民币私了,最后通过讨价还价,以约200人民币私了——没有任何罚款凭证。如果不愿私了,需要第二天专门去警局处理,非常麻烦。返程离开万象时,一位拦路检查的警察声称我们在老挝办理的车辆查验卡信息不完整,要罚款。我用非常强硬的语气告诉他每一项都是老挝边关工作人员填写的,有问题也不是我们的问题,最终获顺利放行。经验总结,只要据理力争,那些企图敲诈获利的警察是不敢和你硬来的。当然,真违章了该罚还得罚。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