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0-01
01

日本汽车文化特辑 | 日本直击:深入骨髓的匠人精神

导语
如果你没有来到这个匠人的国度的土地上走一走、看一看,那你所知道的匠人精神都只是纸上谈兵。只有深入普通人的生活,你才会知道,在日本,各行各业都遵循着这个古老的传统。匠人的精神,已经融入他们的血液,成为他们的灵魂。

 

田荣作先生带领我们走上一条狭窄的楼梯,顺手把散落在楼梯上的一张废纸捡起来丢到垃圾桶里。这个看似细小的动作让我对日本的匠人精神有了初步的认识。这是我们一行人到达日本的第一站,拜访DIXCEL的总部。关于DIXCEL的详尽内容,在前文已经有了报道,我就不再赘述,但DIXCEL的企业文化,却是匠人精神的最好诠释。日本匠人文化的本质,一是敬业,二是认真;在这之上,更重要的是匠人文化被全社会所接受,敬业和认真这两个词,也被全社会接受和发扬,它们被化入日本人的骨髓中,成了日本社会的“常识”。

 

在日本,各行各业都有着严格的标准。我们从大阪前往东京,乘坐的东海道新干线,是日本于1964年东京奥运会开幕前夕开始通车营运的第一条新干线。日本的新干线运行拥有成熟的调控系统,运行极为稳定,列车发车间隔可以控制在5分钟内,是世界上屈指可数的几种适合大量运输的高速铁路系统之一。东海道新干线每天的客运量达到30万人次,靠人工售票无论如何也满足不了需求,于是日本在开发新干线的同时就研制出了综合自动售票系统,经过多年的不断改进,日本新干线的自助售票机每天可处理160万张车票,基本无差错。日本开发新干线时,正是欧美国家着力发展高速公路和航空运输业的时候,铁路运输在这些国家被视为典型的“夕阳产业”而受到冷落。时任日本国铁总裁的十河信二力排众议,坚持兴建新干线。后来,随着石油危机和大气污染问题的发生,最节省能源的铁路运输再次受到关注,各国纷纷调整以汽车为中心的交通运输政策,大力发展高速铁路。时间最终给了这位老人肯定的答案,而这也显示出,日本人在对于自己所认为正确的事情上的执着坚持的精神。

 

 

 

除了新干线,日本的地铁系统也是匠人精神的典范,在东京最大的地铁站——新宿站,每天出入闸机的人高达380万人次,每三秒就有一辆列车停靠,年客流量达13亿。这里有5个终点站,7家铁路和地铁公司,12条线路,36个站台,300台自助售票机以及200个出入口。这里是体验日式完美主义的最佳地点。在日本,列车晚点是车站的大忌,因为人们早已习惯了列车分秒不差地停靠在眼前。 20年来,东京列车的平均晚点时间不超过18秒。主要的铁路事故不是出自地震,就是跳轨自杀(每年2000起左右)。在新宿站东日本铁路公司的监控室,有一批专门监督车辆运营状况的员工,它们每天要监控150万名乘客,2284辆列车的运行,每天早上,他们集合齐声呼喊公司口号:“团结、安全、清楚”,然后便开始一刻不停地关注监视系统的各个显示屏,绘制出复杂到不可思议的图表,把已出现的晚点和事故汇报给位于东京北部的中央控制室,并结合客流的实时情况做出相应调整。

 

在这样盘根错节又运行精确的巨大迷宫里,人们就像是卡夫卡笔下密密麻麻的蚁群一样完成每天的通勤。而这样的交通枢纽,在东京还不止一个,池袋、涩谷以及新干线的终点东京站,在交通流量上分别位列2至4位。在整个东京,拥有如此有序和高效的铁路系统,开车也就真的变得不是那么必要了。

在东京街头,各行各业的手工艺人各得其所,匠人文化中,“重视细节”和“敬业精神”伴随着这些各行各业的人在这个繁华的都市中成为了立足之本。而日本亦专门制定了法规、制度来保护这种文化及那些宝贵而不同凡响的手艺,即“人间国宝”(身怀“绝技”的艺人或匠人)。在日本,很多手工匠的作坊里有不少年纪很轻的学徒,虽然手工作业是件超级枯燥、繁复的工作,但真正喜爱手工制品工艺的日本年轻人还是愿意将自己的青春贡献给这样的手工事业。这就是为什么日本目前还是能比较完好地在各个行业里传承传统手工技能的最大原因。每一个年轻的手工匠人都为了最终的“匠人资格”每天重复着同样的动作,慢慢磨练自己的技能。年轻的匠人们大多数能取得比较高的匠人官方资格,对于一个专业的手工匠人来说,没有比这个更能代表自己的荣誉了。

 

 

 

 

 

在日本明治维新前,社会等级极其森严。统治阶层,士、农、工、商各阶级世代相继,不能逾越。于是日本的匠人们在世代传承的过程中,很容易形成氛围浓厚的文化传统,其中一个文化特点是匠人们拥有极强的自尊心。对于他们来说,工作做得好坏,和自己的人格荣辱直接相关。正因如此,他们对于自己的工作极度认真;对于如何使手艺达到熟练精巧,他们有着近乎神经质的艺术般的追求。他们对自己每个作品、产品都力求尽善尽美,并以之为豪,反之,自己的产品质量不好,会视之为耻。这样的精神延续至今,造就了在现在的日本,各行各业的人都对自己工作的敬业和认真。

 

 

 

 

 

 

在东京街头,密集度最高的要数各式餐厅了,丰富的饮食文化和在外就餐的传统让日本的餐饮业如同他们的人口密度一样高度发达。仅东京就坐拥16万间各式餐厅(上海和北京的数字约为3万),而其中最多的要数各式各样的拉面店了。在日本,每一家拉面店都有自己独特的招牌,拉面的师傅也仿佛把自己的这份职业视作荣誉。他们穿着拉面店特制的衣服,扎一条头巾,拉面的厨房仿佛就是舞台的中央,而围坐在周围的食客们可以对厨师纯熟的技艺赞不绝口,面由生到熟,捞起控凉、浇汤、码料,一碗面条的制作完成,完全是一部手工作品。

 

 

 

 

 

 

在日本的料理店,清酒是最常见的佐餐佳品,清酒是日本酒的别称。据史书记载,古时候日本只有“浊酒”,没有清酒。后来有人在浊酒中加入石炭,使其沉淀,取其清澈的酒液饮用,于是便有了“清酒”之名。在日本,全国有大小清酒酿造厂1500余家,可以说只要有出产大米的地方,就必定有酿造清酒的工厂。日本清酒的制作工艺十分考究。精选的大米要经过磨皮,因为白米的外层含有蛋白质,脂肪和其他物质,杂质会影响酒的香气和口感。要去除表层杂质,方能使酒的香气和口感纯正。精米度是清酒的一个重要指标,精米度数越低,去杂质的程度越高,这是一个既讲究又浪费的加工过程,但这同时彰显出日本人看重细节的精神。

 

 

 

同时,日本还有专门判断酒的口感是甜(甘口)还是辣(辛口)的指标。这个指标的零度即为水,数值为负为甘甜,数值为正则表示辛辣,这个指标一般在-1到+3之间,另一个酸度指标指的是酒味的浓淡程度,一般位于1.0-1.8之间,高于1.5为浓醇型,低于1.5为清香型。以口感来分,清酒还可分为熏酒(凛然香气)、爽酒(豪爽清新)、熟酒(甘味丰厚)以及醇酒(深邃沉实)。不同香味的清酒,也适合不同食物的搭配。比如吃盐烧贝类或野菜天妇罗适合熏酒;爽酒适合清淡的沙拉或豆腐;熟酒配合红肉;醇酒则应与唐扬(油炸食品)同食。如此多的繁文缛节,是生产者和消费者双方都对细节极致追求的体现。

 

 

 

 

 

实际上,日本人的“匠人”气质,是从童年时代就开始被培养的。日本小学生每天去上学,光是鞋子就得备上三双。除了鞋子,还有配套的衣服:体育课使用的运动服;游泳课使用的游泳套装;绘画课要用的颜料套装;打扫卫生时用专用的长雨靴……这种从小对日常用品的细分与归类,培养出成人后对自身所从事的职业的讲究。在日本,无论处于什么岗位、行业,每个人都会把敬业的态度深入到每一个细节里。无论是手工工匠,还是在现代化城市中工作的人们,“重视细节”和“敬业精神”是他们骨子里坚持的原则。这种素质表现在日本工厂的工人一丝不苟的操作中;表现在东日本大地震的时候领取救援物资时秩序井然的队列中;表现在日本社会服务行业的方方面面。而这无疑就是我此次日本之行感悟最为深刻的一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