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0-01
01

日本汽车文化特辑 | 英菲尼迪Q60:明年问世,剑指宝马4系

 

英菲尼迪的高性能车,使用日产GT-R发动机的Q50 Eau Rouge概念车已经夭折了。酷车派终于扬眉吐气了,因为主张豪华派的约翰·德·尼琛大帝已经走马上任凯迪拉克。既然如此,淌几滴眼泪,在拴马绳上撒上些红牛来纪念吧,但是悲伤要过得快一些,因为英菲尼迪又放出了新款车型的确定消息,而且更重要的是,这款新车很快就要上市。

Q60作为明年上市的2017款车型,是英菲尼迪对于奥迪A5,宝马4系以及奔驰C级轿跑车的有力反击。和这德国三兄弟一样,Q60将会提供涡轮增压的4缸发动机和6缸发动机。4缸机将会和奔驰C级上装配的241马力2.0升发动机类似,因为这是戴姆勒和日产-雷诺联盟合作研发的发动机,田纳西州戴克德的工厂将为日产供货,而为奔驰提供发动机的供货商位于阿拉巴马州的塔斯卡卢萨里。

涡轮增压的3.0升V6发动机则是日产的独家设计,并且这将是配备燃油直喷系统的第一款英菲尼迪车型。发动机预计输出330马力左右,与如今的3.7升VQ系列发动机类似,调高双涡轮的增压值也将为英菲尼迪400马力左右的高性能版Q60提供可能。7挡自动变速箱(抱歉,没有手动变速箱可选)会将动力输送至后轮,或者可选配四驱系统,类似Q50轿车。

 

 

既然Q60是基于Q50的结构,它的新型传动系统硬件将会出现在现款轿车的中期改款升级版上,以及2017年的型号上。而Q50的混合动力系统,则不会配备在两门版车型上,因为英菲尼迪希望主打Q60的运动牌。这样的野心需要DAS系统的升级改进才能实现,饱受争议的线控传动技术是在Q50上首次应用的。

英菲尼迪认识到了这套系统的问题,升级改进眼下正在紧锣密鼓的进行,在Q60上市之前必须要得以解决。针对Q50车型的召回已经发生过一次了,而研发部门的工程师正驾驶Q50的原型车,加装了老G37运动版车型上的液压齿轮转向,以此作为Q60电子控制转向技术升级的标杆。

 

 

说到G37,英菲尼迪还在销售这款车,而Q60却快要上市,情况有点复杂。不过观察底特律车展上发布的Q60概念车,车型传达的意图相当明显。这款车是从前辈车型衍生出的一此全新旅程,每一块现款车型显得臃肿的地方,在概念车型上都是折线线条,对比基本的Q50车型来看效果更明显。巨大的格栅营造出Q60怒气冲冲的前脸,没有什么比这更直接了。没错,Q60的车身设计语言比其他的英菲尼迪更外向。与现款的G37相比,车展上的Q60车身长了25毫米,宽了38毫米,低了25毫米。

英菲尼迪称新的量产版本将模仿这款概念车,90%都与其类似。这辆车确实很诱人,谁不觉得好看就怪了。Q60的设计和2002年的原版G36并不类似,在当时品牌发展需要建立可靠性和名声的时候,老款车型的设计也算是恰到好处。

英菲尼迪称他们依然会尽力打造驾驶者之车。我们可以拿未投产的Eau Rouge概念车当作反例。但是有可能最终英菲尼迪会浪子回头重拾这个点子并且兑现它。那么,让我们期待到那个时候,Q60已经征服了我们。

 

 

Q:去过日本的人一般都能感受到所谓的匠人文化已经深入到日本社会的方方面面,能否谈一下汽车设计与匠人文化之间的关系?

A:日本的匠人文化的确是值得我们骄傲和自豪,可以说日本的文化就是由这些匠人创造出来的。他们拥有非常精致的手艺和非常认真的精神,这在普通日本人身上也可以看到。其实不仅在日本,中国古代也有很多工匠,他们留下来大量的精致的作品。我本人非常向往这种工匠的工作,因为在他们身上你可以看到,他们不光是为了金钱利益去做东西,更多的是为了自己的追求和内心的执着而去创造。

从汽车厂商的角度来看,设计师在整个汽车公司里面就是一帮工匠, 现代版的工匠。比如汽车的外形,工匠要做的就是如何描绘线条、如何把面设计得精致并具有美感。而我们对于细节的执着最终也能够呈现在产品上。再比如内饰里的真皮或者木质感的材料,我们更多会从古代工匠那里获取灵感。尤其是在一些做工细节方面,设计师从工匠身上学到很多东西,然后把它们体现在具体的产品上。比如,英菲尼迪Q70这款车里所使用的木质材料其实就是木匠们按照他们的工艺精心雕琢的。

Q:我觉得日本人特别有意思,一方面可以生产曲面特别复杂的汽车,另一方面又能生产出方方正正、功能主义至上的K-car,您是如何看待这种看似很冲突的汽车文化?

A:K-car这种日本特有的车型之所以流行有很多因素,一方面日本国土面积小,空间比较狭小,所以小型车比较流行;另一方面从日本历史来看,以前的日本人比较偏爱四四方方的线条。我们从用户的角度来制造汽车,经过长时间进化,就形成现在K-car的样子。其实,像盒子一样的汽车在日本那么流行,我本人也觉得不可思议。可能其他国家的人会觉得四方形的车更多的是商业用车、卡车之类,但这种四方线条其实是比较符合日本人的审美的,而且这种审美短期内不会有明显变化。

 

 

 

Q:您刚才提到日本人偏爱方正线条,您觉得中国人比较偏爱什么样的线条?

A:我在中国大街上能够看到很多种车,有动感十足的,也有十分稳重的。我个人认为,对于中国人来说,“动感”、“活力充沛”是很重要的。当然,中国那么大,又有历史文化的底蕴,不同消费者肯定会有不同的个人喜好。比如大众的车,它的设计很干净,也有力量感,中国消费者也很喜欢。但作为日产来说,不管是日产品牌还是英菲尼迪品牌,我们希望为中国消费者提供非常动感、有活力的产品。所以,我们卖车不是让所有人都买我们的车,可能一百个人当中有十个人会买我们的车,对我们的设计满意,这就是我们追求的目标。

Q:英菲尼迪的设计被概括为“冲突美学”,您如何理解感性与功能性之间的平衡?

A:Essence概念车是现在英菲尼迪设计的起点,你看到源于自然的曲线,但是也有锐利的直线与之呼应。这是设计本身的冲突。就感性和功能性而言,设计师和工程师永远会争吵。天平的倾向取决于具体车型,像QX80、QX60这样的车会偏向功能性,而Q60这样的车会更偏向感性。

Q:从Q50L开始,中控台的双屏似乎正在成为英菲尼迪的标准设计,您的考量是什么?您认为移动互联网技术会如何改变汽车内饰设计?

A:是的,英菲尼迪QX60概念车也提供了两块屏幕。上面的屏幕用作导航,这样你在进行各种操作时导航地图一直呈现在那里,用起来比较方便。现阶段这种设计会成为英菲尼迪的一个特点,但这不代表着我们会一直走这条路线。我们会不断尝试新的方式,在人机互动和移动互联网技术日新月异的背景下不断寻找最佳方案。比如,今天导航信息会同时显示在中控屏幕、仪表板和抬头显示三个地方,但其实一个就够了,这需要创新的解决方案。未来的方向,首先是安全,其次就是简洁,越简单越好。内饰设计师必须要考虑驾驶者的注意力是如何分配的,因为与电脑、电视、手机相比,汽车可能是世界上唯一可以带来危险的设计产品。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