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0-01
01

在路上 | 拉卜楞寺,从尘世来到净土

导语
甘南,绝不只是“甘肃南部”;甘南,是黄土高坡向青藏高原过渡的核心地带;甘南,不仅有广袤的草原风光,神秘而又神圣的藏传佛教文化也在这里生根发芽。

 

两个人,我和丁丁;一辆车,全新玛莎拉蒂总裁轿车;全程1000公里。我们的行程从甘肃省兰州市出发,沿途经过拉卜楞寺、郎木寺及若尔盖大草原。这是一条我在4年前就曾走过的路,这里的草木,这里的人,都是值得让我故地重游的理由。

上海直飞兰州的航班,落地时已经是正午时分。玛莎拉蒂御用的运输公司早已等候在机场外,一辆古铜色车漆的全新玛莎拉蒂总裁轿车正在缓缓地从车上卸下。那就是接下去几天即将陪我们走过一千多公里路程的座驾。

第一站的目的地是夏河县拉卜楞寺,传统的路线是出兰州后沿G75高速向南,再转入S2高速后在临夏州下高速沿着G213和S312便可抵达拉卜楞寺,全程260公里,绝大部分为高速公路,但是作为一名倔强的不走回头路主义者,为了探索未知路上的别样风景,我们决定更加冒险地走如图所示的全国道、省道路线。

新总裁在很多配置方面有了提升,尤其是中控台的8.4英寸触控屏,将GPS导航、娱乐系统、空调等所有功能整合在一起,同时蓝牙连接也更方便,一路上听着总裁轿车配备的B&W品牌的高保真音响传出的悠扬乐,跑在平整的高速公路上,瞬间找到了驾驶豪华行政级轿车出游的优势所在。

尽管不是高速公路,但全程国道路况也不错,除了中途因为被当地人误导走入了一条正在修路的小路,全新玛莎拉蒂总裁轿车被迫off-road行驶了近一个小时外,平心而论这里的山路和水库还是相当不错的,图片中就是地图上所示的刘家峡水库了,这个水库非常大,水库的一角还新修了壮丽的大桥,相关的旅游景点以及水上娱乐项目也正在开发之中。如果过一两年再去甘南时,选择走这条路的性价比就更高了。

一路向南,海拔也从一千多米逐渐上升至三千米,气温已经从出兰州时的三十多度降至了十几度。随着呼吸开始变得急促,空气中的PM2.5也呈现逐级下降的趋势。空气变得清新,也变得湿润,种种迹象表明,我们正身处高原之上。唯一没有高反的,反而是全新玛莎拉蒂总裁轿车。我们都知道高原低气压会降低发动机的输出功率,影响加速性。不过由于配备了3.8升V8涡轮增压发动机,最大输出功率可达530马力,而650牛·米的最大扭矩也只需2000转/分就可以喷薄而出,强大的动力储备加上涡轮增压本身对高原气候的适应性,使得新总裁完全没有让我们感受到哪怕半分动力衰弱的迹象。

探索了一条新路的代价就是,我们比预计时间更晚抵达拉卜楞寺。这个时节的甘南,天黑的并不算早,但无奈是个阴雨天,我们甚至都来不及去酒店check-in,就迫不及待地先进入了寺区感受一下这里独有的宁静和安详。

4年了,这里似乎一切都没有变,还是那条熟悉的路,披着红袍的僧人三三两两静静地走着,与记忆中的一幕一模一样。空气中传来焚香的气息,犹如一把钥匙打开脑海最深处记忆的枷锁。就这么突然地,我回到了拉卜楞寺。

那一夜的雨,淅淅沥沥下了一夜,到清晨都不见欲止的迹象。我们匆匆吃了早餐,打着伞,步行来到了拉卜楞寺,加入了当地人转经的队伍中。

转经是藏传佛教的一种宗教活动,通常围绕着某寺庙或地区以特地路线行走祈祷。转经筒每旋转一次,即意味着圆满,藏传佛教的转经和转塔是从左向右,顺时针方向转动,也叫做右旋,用符号表示就是卍。所以初次来到藏区的朋友们,无论是转经还是参观,在行走时都应该遵循这一原则。当然,即便你走反了,善良的藏民们也会很快纠正你。

拉卜楞寺拥有极其壮观的转经长廊,整个长廊沿着寺庙区域外围修建,完整走上一圈或许长达数公里,在全国范围内可能都是最长的。这些古老的转经筒,饱受风霜,岁月的痕迹在其身上显露无疑。木质的轴承在不间断地转动中发出吱吱嘎嘎的声音,这就是历史的声音。

拉卜楞寺的全称是“噶丹夏珠达尔吉扎西益苏奇具琅”,意思为具喜讲修兴吉祥右旋寺。简称扎西奇寺,一般称为拉卜楞寺。拉卜楞寺是藏语“拉章”的变音,意思为活佛大师的府邸,是藏传佛教格鲁派六大寺院之一,被世界誉为“世界藏学府”始建于过于1709年。鼎盛时期,僧侣达到4000余人,1980年对外开放旅游。

寺院坐北向南,占地总面积86.6万平方米,建筑面积40余万平方米,主要殿宇90多座,包括六大学院、16处佛殿、18处昂欠(大活佛宫邸)、僧舍及讲经坛、法苑、印经院、佛塔等,形成了一组具有藏族特色的宏伟建筑群,房屋不下万间。

与所有的藏传佛教寺庙一样,拉卜楞寺的建筑同样粗犷大方,古朴典雅,大型佛殿顶部,均有铜质鎏金法轮、阴阳兽、宝瓶、胜幢、雄狮等。部分殿堂的屋顶有鎏铜瓦和绿色琉璃瓦。整个建筑庄严巍峨、宏伟壮观。雕梁画栋,金碧辉煌,气势磅礴,具有藏民族独特风格。

事实上拉卜楞寺本身也是一所规模巨大的藏传佛教高等学佛,下设六个学院,所以你在此所看到的僧人,很可能他们的另一个身份就是一名大学生。他们也同样设有汉语课,所以此地的僧人通常都会说一些汉语。相反,在一些偏远地区或者名气较小的寺庙里,大部分僧人就不一定会说汉语了。

说到僧人,我们习惯称他们为“喇嘛”。而实际上,他们却只会称自己为“和尚”,或者“僧人”。只有那些学业有成,进入自我修行的下一个阶段时,才可以被称之为“喇嘛”。

他们与我们一样,对这个世界充满了好奇。如今的拉卜楞寺早已成为一个相当热门的旅游景点,尤其是在七八月的旺季,游客络绎不绝,也许一边是导游带着一大批游客在那里讲解,另一边就是一群喇嘛们正端坐在那认真地念着经文。从心灵层面来讲,这或许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只不过被一堵无形的墙隔开了。而我们所能做的,就是尽可能地不去打扰到他们,甚至是一张照片,也只能用“偷拍”的方式去记录下这个瞬间。

很喜欢这里幽深的弄堂,这里的红墙完全不同于故宫的那种高墙,它不会给你带来任何压迫的感觉。雨滴滴落在水塘里,嘀嗒作响;风吹过屋檐上的树叶,沙沙作响;突然闯入眼帘的两名喇嘛,踩着吧嗒吧嗒有节奏的脚步声,为这个画面注入了灵气,却只是低着头,沉默地与我们擦肩而过。你忽然会觉得这个世界一下子变得神圣起来。而事实上每一个转角的偶遇,于他们而言,却只不过是日复一日罢了。

回头看看墙角下静静停放着的古铜色的全新玛莎拉蒂总裁轿车,这辆来自意大利的现代工业精粹,此时也似乎变得毫无违和感,车身优雅的风格与强劲的曲线相结合,一条独具特色的线条贯穿车身侧面,像极了庙宇上那一条条色彩分明、层次立体的屋檐,古今中外对于设计美学的追求,显然在某个时刻是相通的。

游览拉卜楞寺最好的方式,就是亲自用你的脚步去丈量。这里殿宇众多,僧舍千百,曲径幽深。早起,加入当地人的队伍一起围绕着拉卜楞寺转经,显然是体会藏传佛教文化最好的方式之一。转经筒吱吱嘎嘎的旋转声,口中默念着六字箴言,不论你怀揣何种信仰,静心,是此刻最重要的。对于来自尘世的我们来说,拉卜楞寺也许给不了你灵丹妙药,但作为一剂药引,修复自我,则是再恰当不过的了。

结束拉卜楞寺的短暂停留,我们的下一站是被誉为“川西北高原绿洲”,我国三大湿地之一的若尔盖大草原。敬请期待下一篇:若尔盖,我的世界只剩绿色。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