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0-01
01

乱象仍在继续 打车软件招而不安

导语
挥手拦车,空车拒载;终于上车,司机前方架起的手机中不停发出各种叫车信息,司机一手握住方向盘,另一只手在手机上戳来戳去。这些场景,相信在那个补贴丰厚的年月,用过打车软件的朋友都不陌生,而时过进迁,随着各地政府纷纷出台监管政策,特别是这次交通运输部正式颁布了打车软件的管理条例,上述现象是否有所收敛甚至从根本上杜绝?

 

帝都、魔都打车乱象依旧丛生

在北京国贸附近上班的梁先生,这天早上出门前掏出手机通过打车软件叫到一辆出租车,下车后通过手机进行支付。从今年5月17号开始,滴滴和快的同时宣布取消对乘客的现金补贴,但是梁先生还是习惯用这两款打车软件,他说一个是有了使用的依赖性,另一方面也喜欢手机支付的方式。

梁先生表示,在取消乘客现金补贴后,使用打车软件的人减少,如今不用打车软件而直接在路上拦空车,很少再出现以前不停的情况了。我跟梁先生又提到另一个时间点:去年的7月1日,这一天《北京市出租汽车手机电召服务管理实施细则》开始实行,将打车软件纳入统一电召平台,订单全部备案,不过政府只监管不调度。梁先生对这个时间点前后打车软件的使用感受,表示没有什么不同。

另外梁先生告诉我:“上车后,司机有时会关掉自己的叫车软件,有时候也不关,一路上依然能听到从司机斜前方的手机中不时传来其他乘客的叫车信息。

黄先生在北京的西二旗附近上班,两周前,他通过打车软件叫到一辆出租车,在行驶途中司机曾多次进行抢单。另外黄先生说:“以前用滴滴、快的是能够很方便拿到补贴,现在滴滴和快的将补贴换成积分和红包,不好操作。现在打车都是自己掏腰包加钱,而不加钱,的士也不理你,还不如在路边拦车快。”

 

当地政府出台了相关政策,但是打车中的乱象依然存在,而之所以没有遭到消费者如洪水般的抱怨,或许不是因为政策的监管而是由于打车软件厂商改变了游戏规则,使用打车软件的人少了,而且在一定程度上还减少了以前的拒载现象(但不是从根本上消灭)。

我在上海多次打车中和司机交流,司机师傅告诉我,打车软件对乘客的补贴取消后,但是对司机的补贴还有,消费者使用打车软件的人少了,变成司机更加激烈地去抢客户。“在上海现在规定一天只能抢十单,但是僧多粥少,一天要完成十个,现在都难。”出租司机丁师傅对我说(上海对打车软件的规范条例从今年3月1日起开始实施)。而在坐上丁师傅出租车以前,一辆亮着“空车”标志的出租车正停在红灯前,我上前想拉车门,司机探头对我说:“抱歉,已经有人下单了。”坐在丁师傅的车上,丁师傅斜前方的手机也不时传来其他乘客的叫车信息。

又出新政:紧箍咒能否锁住孙悟空

近日,交通运输部正式颁布了《关于促进手机软件召车等出租汽车电召服务有序发展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 (《通知》被外界认为是参考了北京对打车软件实施的管控方法)《通知》要求,逐步实现出租汽车电召服务的统一接入管理,逐步实现各类电召需求信息通过统一的城市出租汽车服务管理信息平台运转、全过程记录和播报。同时《通知》表示:平台运转不得影响手机召车软件的正当功能及良性竞争。从这个《通知》可以看到,首先之前没有对打车软件实施监管的地方现在要开始行动起来,其次确立了打车软件的合法地位。

依然令人好奇的是,这项《通知》出台后能否从根本上消除打车中的乱象,从上面举出的上海和北京的例子,当地政府都有出台相关政策来监管打车软件,但是实际中的体验并不如人意。

此次《通知》又明确了打车软件的合法地位,此前通过“烧钱”,滴滴和快的赚足了眼球,成为了行业内的两大霸主,并培养起人们使用手机支付的习惯。随着地位合法化,对于如今的滴滴和快的而言是如虎添翼,《通知》一出,滴滴打车CEO程维随即表示,《通知》确立了打车软件的合法地位,扫清了政策壁垒,是政府在监管和市场边界问题上的一次政策创举,充分创新践行小政府大社会监管理念。同时嘀嘀已经准备启动新一轮的推广方案,将聚焦三四线城市用户,继续跑马圈地。

打车软件商继续着狂欢,而凭借一纸《通知》就实现市场的规范化,恐怕没这么容易,期待更多的实施细则以及对政策实施效果的监管措施出台。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