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0-01
01

爱车的诺诺笑看淘车岁月

导语
“淘二手车找诺诺啊!”这是最近网络上车友们聊起买二手车几乎必说的一句话,随着微信的普及,越来越多人开始注意到由“爱车的诺诺”这个公众账号所发出的二手车买卖帖,甚至原先打算买新车的人也因此转投二手车阵营,找上了诺诺。——究竟谁是诺诺?他是怎么帮人淘二手车的?他靠这真能赚钱?待我们细细道来。

 

诺诺的二手车定制公司,开在上海市郊一家门庭冷落的电子商务园区内。若不是路边一字排开等待入库的各色宝马、奥迪、奔驰、保时捷等名贵汽车,你很难想象,在这间门面上毫不起眼、占地面积三百多平米的厂房内,没有广告,没有招牌,没有营销,这个平均年龄24岁左右的15人团队,仅靠着客户和网友们口口相传的好评,竟然在草创第一个月就开始持续盈利。

虽然如今顶着“公司创始人兼CEO”这样的头衔,可这个面对镜头总爱露出腼腆笑容的标准工科男,总还是习惯在被问及职业时称自己是“汽车工程师”,还是喜欢手下的小弟们都叫他“周工”而非“周总”。与其他大多数在汽车行业里翻云覆雨、安身立命的大小牛人们不同,诺诺说,汽车于他,并非一场从小就痴迷数年、不能自拔的狂恋。事实上,他对汽车的兴趣,始于2001年的清华园。

“在清华的大学四年,我一直在不停地定位自己,前后换了4个系,最后推研时才在汽车系找到了我今后要走的路,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尽管当年汽车系并非诺诺的第一选择,然而误打误撞地,被他发现了这个能最大限度地发挥自己所长的领域。“人们在做一件事时,都会在心里有一个付出和收获的比较。这种收获可以是经济利益、乐趣、人脉、成就感等。只有当我把自己定位在汽车领域,才觉得我的投入产出比是最佳的,才觉得自己是出类拔萃的、能比别人获得更多,尤其是精神上的收获。”有些人终其一生都没能找到自己最适合做的事,诺诺觉得自己非常幸运。

读研时的公派赴德留学机会,让他在德国生活了近4年,深入体验了德国的汽车文化,也深刻了解了德国佬的做事方式。“如今,我一直延续了在德工作时的行事风格。比如有客户来修车,说有急事明天就要取,但经我的工程师评估至少要3天才能修好,这个情况下我就会婉拒,即便他提出加钱。为了保证工作质量,我们从不盲目赶工。结果,我发现客户们还挺认可这种态度,反而觉得我们足够坦诚和专业。德国人一板一眼的做事风格对我影响很大。现在汽车后市场缺的也恰恰是这种做事态度。”

由于本科四年并未学过汽车课程,诺诺在汽车系读研期间必须要花比别人多出10倍的努力去追赶同学,所以他开始走捷径:让同学们替他从厚厚的书海里精简出最关键实用的信息,归纳总结;用最简洁的理解掌握好别人的四年所学。日复一日的实用主义学习法,让他练出了一身特有的将汽车专业知识“化繁为简”的本领。“网上的车友们最开始认可我时,也正是因为我可以把深奥的东西变成浅显精炼的语言传达给他们,让他们觉得貌似枯燥的专业知识其实很有意思。”

那是2011年,当时他还在德国ZF集团工作,负责动力总成的道路测试和台架测试,为国内诸多整车厂的客户做新车开发阶段的动力总成NVH调校和测试。工作之余,他开始在网上发帖记录自己每天的作业,发一些自己DIY的电路板、修车笔记、改车作业和一些测试感想。这样的无心插柳渐渐积聚了一批将他“奉若大神”的粉丝。再后来,他带动自己实验室里的兄弟们把大家的私家车都换成了宝马,尽管是二手车,但在公司停车场里声势浩大,很是壮观。于是,网上就有车友提出说:“能不能帮我也淘辆二手宝马?按你们的标准来淘,我付佣金,你开价。”于是2012年3月,诺诺正式接受了他的第一个“二手车定制”客户。

“那是一个广西的哥们,事先潜水关注了我很久,还对我做了深入的背景调查。淘完车后,他从广西飞来上海提车。后来我才知道,他是清华的MBA,和我是校友。”这位MBA校友热情地给诺诺进行了商业启蒙,鼓励他以此创业。“在网上发作业、把流程标准化这些都源自于这位广西客户唐先生的建议。他说,这个市场非常大,肯定还有很多人有这样的需求,可以当成事业来做。你只需要做好一件事,就是让大家觉得你值得信赖。”

由此,诺诺开始了他的淘车生涯。接下来的两年时间里有很多人陆续找到他淘车,并且都会放心地把车款提前预付。尽管如此,在下决心辞职创业之前,他也犹豫了半年。“那时为了养家糊口,除了本职工作和淘车,我同时在做好几件事:帮人维修保养汽车、为汽车公司开发测试设备、做设备保养服务、策划展会、制作展品,以及为民营汽车公司做兼职技术顾问等。一些搞投资的同学知道后,都建议我立马辞职,而且只做淘车,不要浪费宝贵的时间。他们说这些事里,只有淘车最有保留价值,其他都不具备持续增长的可能性。”后来,诺诺自己也想明白了,“二手车的窗口期只有两到三年,过了这段时间,不会再有风投给你钱。就算你技术再牛再好,也不会有人来关注,只能当炮灰。”——正是因为想通了这点,今年3月,诺诺毅然辞职创业。

“现在公司里跟着我的人,多数是我以前的同事,他们都超级懂车。我对他们说,出来可能混得很好,也可能一年半载就死了。我开出的薪水要高于他们在原公司的收入。所以那时我自己的压力很大。太太几年前就不工作了,我是家里唯一的经济来源,还要养着七八个人的核心团队。”即使是这段创业中最艰难的时期,诺诺也从未想过放弃。“最困难的时候,手下有三个得力的淘车顾问先后表示不想辞职出来了。这一度使团队的信心濒临瓦解。大家原先都对自己的工作有这样那样的抱怨,但真到了撂挑子要撤的节骨眼上,又会开始动摇。工程师嘛,想法大多比较保守,担心离开了温室里的稳定收入,前路茫茫,难免就会动摇。我理解他们的动摇,我自己也曾摇摆了很久。”最后深思熟虑决定辞职出来的人,成了诺诺这个团队里的核心创业者。

走出来后的实际情况远远好于他们当时的预估。所有他们之前对苦难的设定:“会赔钱,快赔光的时候才发迹;亏本到揭不开锅,大家一起勒紧裤腰带过日子;支持不下去就把工资减半,再挺三个月……”这些统统都没有发生。他们从第一天就开始赚钱。每个月的销售业绩稳步攀升,在市场淡季的时候,排队的订单仍越积越多。很多维修服务商和二手车商纷纷慕名而来,寻求合作的机会。

稳健的发展势头和超出预期的营收使得诺诺不断把未来的发展计划提前。近期他打算增加门店数量。“差不多两个月的收入就能开一个新店了。但是我只在必要的地方投店。除上海的旗舰店外,诺粉们对北京和广州两地的入驻呼声最高。”

在这个行业浸淫久了,他觉得目前中国二手车市场的最大问题在于信息不对称、价格水分大、市场过于浑浊,这些都让消费者望而却步。“我相信总有一天这个市场会信息公开化。现在我们制定的业务标准都是企业内部的,未来我希望诺氏标准可以成为国内二手车行业的标准的一部分。”同时,他还试图去调和汽车后市场中因技术培训匮乏所造成的巨大矛盾:“修豪车的和开豪车的人之间差距太大,双方做事态度和思考问题的角度、人生观和价值观统统都不一样,彼此没有共同语言,很难建立信任和交流。而真正懂车的汽车工程师们又不屑投入汽车服务行业。所以,我想让更多的技术人员介入这个领域,用培训和教育的方式,逐步改善客户和服务人员之间的隔阂。”他最后笑笑说,“这就像在解决医患关系的矛盾,简直一模一样。”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