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0-01
01

大学生的“砍价”生意

导语
两个来自于不同地方的大学生,分别从大一、大二时开始创业,两三年过去,各自赚到了上百万,而在这样一个价格不透明,同时存在地区价差的汽车市场里,掘金是必然,哪怕你的工具是那么的简陋。

 

 

【只做进口车的王波】

王波,郑州大学大四学生,最近爆红网络,被封为“无敌砍价王”,他上大学后从各地4S店高低不一的报价中觅得商机,后来专门帮人砍价买车。他“经手”购买了200余辆豪车,3年内赚得上百万。“现在平均每个月能做成10到30单”。王波对我说。

王波只做进口车,他认为这个里面的利润空间更大。进口车“暴利”,在业界已经是一个路人皆知的事实,排除三税,真正抬高进口车价格的在销售环节(部分畅销车型更是在加价的情况下才能拿到),这也就意味着里面价格上下浮动的空间很大。在和王波以及下文的冉枝珂聊到进口车价格时,两个人不约而同地表示出这个市场非常不透明,而他们只愿意透露出部分市场上曝光率非常高,价格较为人知的车型的砍价环节。

“刚刚做成的一单,某进口中型SUV,在银川4S店问的是49.8万,在陕西问的是45万,于是从陕西提车运到银川给客户,从中收取3千块钱的佣金。”王波说。而实质上,在王波的业务中,更多是以80到100万之间的车型为主。另一单,某中大型SUV运动版,郑州4S店的报价是104.8万加15万提车,王波谈到加10万。每次,王波直接和4S店里的大客户经理来砍价,并建立起长期的合作关系。

而另一名大学生,冉枝珂则以做国产车为主,原因是他需要量,满足大部分人的需求。

 

【专做国产车的冉枝珂】

冉枝珂,四川理工大学应届毕业生。“我第一次做的是一款北京现代的车,当时的想法是跟着客户去4S店买车,然后从销售员那里拿到最低价格,后来意识到这是一个错误的方向。”冉枝珂说,“销售员需要提成,所以价格是怎么也降不下来的,后来在别人的指点下我们注册成为当地4S店下面的二级经销商。”如今,他们注册的二级经销商执照数量已经能够覆盖四川各个市,而他们拿到的一辆车的价格往往相当于它的批发价。

近年来,各个整车厂纷纷进行市场下探,在更多的二、三线,甚至是四线城市进行渗透,但是广大的农村,城市周边的县、镇,4S店进入的很少,因此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市场空白,而在网络时代,这些地方的人群在消费理念以及产品需求上已经和大城市实现了同步。为此在大城市周边出现了许许多多附属于各个品牌的4S店的二级经销商。

冉枝珂告诉我:“往往4S店会协助你办理这些执照,并有专门的大客户经理为这些二级经销商供货。”而冉枝珂和他的团队不同于其他的二级经销商,他们并不隶属于某一个品牌,所有品牌他们都经营。此外他们会针对客户的需求,从同一品牌的不同4S店去了解情况,甚至是跨区的4S店,最后找到报价最低的一家。

“昨天下午成交的一单,某紧凑型SUV,1.6T顶配,4S店给普通消费者开出的最低价格是21.47万,而给二级经销商的价格是20.37万,优惠1.1万元。于是我们以二级经销商身份提到车给客户,从中赚取两千元的手续费。”冉枝珂说。

“刚刚上市的新车优惠幅度比较小,而在市场上已经销售了一段时间的车,优惠幅度会不断增大。”冉枝珂说。出现这种现象,跟经销商的库存压力不无关系,而随着汽车市场增长速度放缓,一些大城市更是纷纷出台限购政策,4S店的库存指数也是频频濒临爆表,这个时候如何缓解库存压力成为每一个4S店高层最为关心的事情之一,而对于他们来说无论是黑猫还是白猫,抓住老鼠的就是好猫(这样的想法或许也得到了整车厂的认可),因此哪怕是冉枝珂、王波这样的一种销售方式并不是那么让他们满意,甚至有可能威胁到他们的利益,4S店依然选择了和冉枝珂、王波等进行合作以卖出更多的车。

在美国有一个叫True car的公司,在2011年以前,他们玩的也是拿到经销商最低价格,只不过在线上,任何人都可以看到,这样一来导致了经销商之间的恶性竞争。而在中国,讨价还价在其他国家不可想象,却是国人生活的一部分,这种情况下非公开的拿低价也变得非常合理,运作起来更合乎人情,而这或许也是这样一个有温度的国家的一种特色。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