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0-01
01

新双簧:艺术和科技来跳舞

导语
充满力量,仿佛要击碎一切的一记重拳,棱角分明,作为钻石切割代表作的Cien,两者相得益彰,而这款双座跑车诞生于凯迪拉克百年之际,一款承上启下的车,同时又充满着浓郁的未来科幻风格,由这款车为我开启了当天的参观之旅,而展现在我眼前的是一场“艺术和科技”的盛宴。

 

一直感叹外国人对老爷车的钟爱,老爷车在他们心中是收藏品,是升值品,更是有故事的艺术品,在追根溯源中,这些外国收藏者们往往还不忘谈古论今,而你从中看到的是一种传承,一种积淀。

5月30日晚,我去了凯迪拉克在浦东世纪公园举办的“致风范——2014凯迪拉克设计艺术大展”。进入展厅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凯迪拉克概念车Cien,而它的上方悬挂着一只紧握着向前击出去的拳头。充满力量,仿佛要击碎一切的一记重拳,棱角分明,作为钻石切割代表作的Cien,两者相得益彰,而这款双座跑车诞生于凯迪拉克百年之际,一款承上启下的车,同时又充满着浓郁的未来科幻风格,由这款车为我开启了当天的参观之旅,而展现在我眼前的是一场“艺术和科技”的盛宴。

正如,我在开篇提到的外国人对老爷车的挚爱,呈现在我眼前的这款1907年款的凯迪拉克MODEL M,简直跟刚刚出厂一般,程亮的漆面,红彤彤的轮毂,保存的非常完好,而这一款车对凯迪拉克也有着特殊的意义,它是世界上第一款使用“标准汽车零件批量”生产的汽车,并被伦敦皇家汽车俱乐部(RAC)赋予“世界标准”的美誉。矗立在MODEL M旁边的是一件名为《上》的艺术作品,这座金色的楼梯看似稳妥,却因为没有实质的内里而失去承载与攀升的功用,其所蕴含的寓意是再次突出汽车零件标准化的重要性。

 

凯迪拉克除了“世界标准”,它同时也创造了带有时代象征意义的“尾鳍”,接着,我看到了1948年款的凯迪拉克Fleetwood 60 Special——使用尾鳍的鼻祖。二战后,在战争中立下赫赫战功的武器成为人们津津乐道的话题,而这也给当时的汽车设计师带去了灵感,1948年问世的Fleetwood 60 Special,其尾鳍设计正是模仿了二战中的P38“闪电”式战斗机。

拐一个弯,进入到凯迪拉克的第三个展厅,里面正静静陈列着1955年款和1974年款的Eldorado。侧面的墙上写着“偶像心中的偶像”, Eldorado一度成为50年代权贵们标榜自己身份的利器。宽大而修长的车身,更加夸张的尾鳍,双子弹头尾灯,近显奢华的镀铬装饰等,将眼前的这辆1955年款Eldorado的大腕风范演绎的淋漓尽致。进入70年代,汽车线条追求更加纯粹和流畅,这一点在1974年款的Eldorado上也得到了很好的展现,夸张的尾鳍有所收敛,而整体的设计则显得更加的简约。

 

接下来我进入到一个相对封闭的房间,主办方为我们放上了一段音乐,非常的劲爆和震撼,而眼前的正是1985年款的凯迪拉克Seville。1983年凯迪拉克和音响厂商BOSE进行合作,音乐之旅从这个时候在凯迪拉克身上开启,汽车不再仅仅是一个行驶的工具,更加丰富的汽车生活使得人与汽车的相处变得更加的多姿多彩。此外,这款Seville还具有电加热电动调节后视镜、行车电脑和带记忆功能的电动调节座椅等现代科技感十足的配置,而汽车工业文明也开始进入到崭新的电子化时代。

在后面的展览中,凯迪拉克还展出了三款量产车型,包括“红毯上的明星”的凯雷德ESV,曾经在Nurburgring 纽博格林赛道上打破了8分钟魔咒的全新一代CTS,以及以创新驱动解决方案净化未来的凯迪拉克ELR电动豪华双门轿跑车。在这些车型的旁边也都有相映成趣的艺术品进行展示,进一步阐释着凯迪拉克在“艺术和科技”上的追求。

 

 

走出展馆,夜幕已经降临,迎来“大黄鸭之父”霍夫曼为他的最新作品“大粉猫”揭幕,巨型的装置艺术在夜空中闪耀,和展馆内浓缩成的百年历史相互交融,继续抒写着凯迪拉克人心中的风范。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