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0-01
01

收编打车软件:谁被玩了?

导语
这里面到底谁才是受伤者?政府说打车软件抢了他们的奶酪,打车软件运营商们现在说政府欺负人......真正受伤的将是我们这些小老百姓,我们才是那个被玩者。

 

在看到交通运输部在其官网发布的《关于促进手机软件召车等出租汽车电召服务有序发展的通知(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意见稿)时,我暗暗叫好,因为在看到这条新闻之前,赶着去一个地方,当时一辆的士停在路边,我一上去司机就让我用打车软件给他抢单,那会儿很反感没同意,司机用某些路段很堵的说辞进行绕路,下车时起步价成了双份……

 

清华大学交通研究所教授史其信说,打车软件目前暴露出很多问题,比如不会用软件的打不到车、路边招手的乘客打不到车、出租车司机都愿意通过软件接单,出现了拒载行为。所以政府对出租车电召实行统一管理有利于行业监管,出租车电召软件不能离开政府要求的范畴。

打车软件使用过程中暴露出的种种问题,成为政府部门这次收编打车软件的理由,在意见稿中明示:未来要对出租车电召实行统一管理,不管是人工电话召车、手机软件召车、网络约车等各种方式的召车需求信息,都要通过统一的城市出租汽车电召服务平台运转,并推送至统一的车载终端播报。

虽然,我也是一个吃过打车软件苦头的人,但是仍然觉得相关部门使用收编这一招更土匪。

北京志霖律师事务所律师赵占领表示,征求意见稿里存在明显干预市场的条款,尤其是“手机软件召车信息服务商等电召服务企业实行市场奖励计划的,应当提前10日与城市交通运输主管部门沟通,并提前5日向社会公布奖励计划实施标准和时限”。

赵占领说,打车软件对传统的出租调度平台企业有巨大的利益冲击,而这些企业一般有政府背景,他们在与互联网企业的竞争中缺乏技术和服务优势,所以通常借政府手段来对电召软件实行统一管理。

有观点认为:这次的意见稿对打车软件运营商来说,不啻是五雷轰顶般的打击。因为这意味着嘀嘀、快的通过大规模“烧钱”建立起的商业模式中,其司机端的渠道将脱离打车软件的直接掌控。并认为之前的钱都白烧了,是真的白烧了吗,不见得!

不得不说到目前为止,以滴滴和快的为首的打车软件已经赚足了眼球,甚至引起政府高层的关注。而在意见稿出台前,滴滴和快的,宣布在同一日暂停对乘客的补贴,在此之前双方还在打擂台赛,看似要拼个你死我活,这一刻却有了如此好的默契,而此前司机和乘客都还在偷笑,感觉自己赚到了,其实已经成为了别人免费的品牌宣传广告,并进一步裹挟成为移动支付终端用户。

这里面到底谁才是受伤者?政府说打车软件抢了他们的奶酪,打车软件运营商们现在说政府欺负人。附上两段打车软件运营商们在意见稿出台后的声音:

滴滴称,“我们对文件中提出的将车载终端作为召车服务统一调度设备的远景规划有不同意见。从我们的实践来看,车载终端更适合作为行业管理工具,手机作为通用设备,软硬件更新速度快,更适合服务司机和乘客,提供高质量的叫车服务;同时我们也希望交通部能够为电招时代的出租车价格管理办法提供一个规划,出租车行业由于其行业定位模糊,长期处于供需不足的情况,扬召时代这种问题没有得到解决,在电招时代如何通过价格杠杆反映这种情况,比如高峰期平峰期双计价等,也希望有关部门能够有个规划,为行业健康发展提供根本的解决方案。”

快的打车表示,希望能够引入更多的市场机制,加速科技进步。

的确,正如上述两位所说应该充分尊重市场的自由竞争,但也不能缺了政府的适度监管,只有在相互制衡当中消费者才能获取最大的利益,否则在各位大佬玩的时候,真正受伤的将是我们这些小老百姓,我们才是那个被玩者。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