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0-01
01

不只诗意和远方,还有铁血“大汉”

导语
距离玄奘法师西行的一千三百多年后的当代社会,有这样一群徒步爱好者,决定花费四天三夜的时间,重温当年玄奘法师曾经走过的莫贺延碛无人戈壁.....对于这群平日里拼搏忙碌的社会精英来说,全长112公里的“八百里流沙”无疑是对生理和心理的双重极限挑战。

 

 

首先申明,此“大汉”非“犯我强汉,虽远必诛”中的汉代,凡是泡过坛子的汉兰达车主应该懂的。不过我接下来要提到的两个人分别来自宋代和唐代。宋代王安石曾说: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而人之所罕至焉,故非有志者不能至也。通俗地说就是,如果你想让你拍的照片在朋友圈达到集体点赞的爆棚效果,那么首先需要选定一个凡夫俗子想去却不敢去的地方,然后抱定必胜的坚定信念,一路勇往直前。王安石是个大文豪,笔下的诗词当然绚丽多姿、催人奋进,不过他不能算是探险家,顶多是一位寄情山水的文艺背包客。在我的心目中,除了梦想和信念,真正的探险家还必须拥有不惜生命的大无畏勇气。比如西方大航海时代的航海家们,可惜这些人的动机大都是发家致富,理想若是沾上了铜臭也就变得世俗了。所以我更加敬仰的还是咱们中国的玄奘法师,这位大唐和尚艰难跋涉,九死一生,经历追杀、背弃、迷路、彷徨、生死……不为金银珠宝,只为真理信仰,最终走出了自己的人生以及国家、人类的独特历史。如此伟大抱负和崇高境界,绝对不是15世纪的那些一心向往东方财富的欧洲航海家们所能比拟的。

 

距离玄奘法师西行的一千三百多年后的当代社会,有这样一群徒步爱好者,决定花费四天三夜的时间,重温当年玄奘法师曾经走过的莫贺延碛无人戈壁。这就是玄奘之路商学院戈壁挑战赛,今年已经举行到第九届。对于这群平日里拼搏忙碌的社会精英来说,全长112公里的“八百里流沙”无疑是对生理和心理的双重极限挑战。他们放下手中的繁杂事务,远离文明安逸的繁华都市,迎风沙、顶烈日、战戈壁,试图在苍茫天地间再一次实现自我超越。颇有隐喻意味的是,陪同这些铁血汉子的正是被人昵称为“大汉”的汉兰达。

SUV市场在中国已经火爆多年,且大有愈演愈烈之势。其实说起来,诞生于美国的汉兰达在国内“出道”并不算早。2001年,美国市场SUV大潮兴起,丰田Highlander应运而生并迅速成为北美市场的热销货。一直到2007年,第二代Highlander才以进口车身份同步在国内上市,成为丰田汽车在中国市场第一款真正意义上的全球同步车型,并有了“汉兰达” 这个中文名字,国产车型则从2009年开始驶下广汽丰田的生产线。汉兰达在国内之所以广受追捧,靠的不是运动和操控,事实上这也不是它的强项,其市场成功的原因究其根本在于对消费者理性和感性双重需求的深刻洞察。

理性层面上,汉兰达拥有宽大舒适的车内空间,讨巧的七座设计更是契合了中国当下消费者最主流家庭结构的用车需求;其次是比普通轿车更加优越的通过性能;最后也是最为重要的一点当然就是超高的性价比。感性层面上,我们应该感谢SUV的发明者,自从有了离开柏油马路照样撒欢的SUV,只要胸怀远方和诗意,我等凡夫俗子一样能够像史书上的大英雄那样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高晓松不也曾经曰过:不只房子,还有诗和远方。这种现代人所追求的实用和情感相互混杂的情怀,正中汉兰达所推崇的“无界限”的品牌理念。在一系列品牌活动的推波助澜之下,跨越青藏高原之旅、大美中国圆梦之行、和The North Face跨品牌合作、植入《爸爸去哪儿》贺岁大电影……“无界限”不再是一句空洞抽象的口号,而是变成了实实在在的行为。

或许是认为“无界限”还不足以表达自我,汉兰达今年为渴望远行的年轻人喊出了“我可以更远”的口号。此次作为首席赞助商加入戈壁挑战赛,我不确信是否是汉兰达一时兴起的念头,不过“我可以更远”跟参与戈壁挑战赛的真汉子之间着实蕴藏着意涵丰富的隐喻意义。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