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0-01
01

【我们的汽车时代】最难得的铁牌

导语
从1949年至今,我国总共推出过七套民用车牌样式,其中包括昙花一现的2002式车牌,也就是人们通常所说的“个性车牌”。

 

虽然全球各地的车牌尺寸、颜色各异,编码的方式也不尽相同,但运用车牌来管理车辆,却是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和地区的共识。1893年8月14日,世界上第一块具有法律意义的车牌诞生在法国巴黎。到了1898年,荷兰成为第一个推行全国统一车牌样式的国家。1901年冬,当匈牙利商人Leinz把两辆奥兹莫比尔汽车带进上海时,尽管这一新生事物让公共租界的工部局官员们感到“不明觉厉”,但他们还是几乎在第一时间就想到要对这两台不用马匹的马车课以每月2块大洋的税赋,并在1902年1月20日为它们挂上了临时号牌。

新中国成立后,确立起全国统一标准的车牌。从1949年至今,我国总共推出过七套民用车牌样式,其中包括昙花一现的2002式车牌,也就是人们通常所说的“个性车牌”。车牌样式的变迁,首先是车辆数量增长的体现。建国之初,北京的登记在册车辆也只有1757辆,所以短暂发行的1949式车牌在地区名后面只跟着四位数字。此后陆续推行的三款车牌都是五位数字。1986式车牌引入了字母的应用,使各省级行政区可以更有效地管理不同地域和类型的车辆,也使号码容量上了一个新的数量级。随着90年代以后汽车数目的井喷式增长,现行的车牌编码规则允许号码段中最多有两位字母。

自90年代中后期开始显现的私人汽车购买热潮,成为推动我国汽车数量迅猛增长的主力。1986年,上海开始推行针对私人用车额度的拍卖,并采用代表“自备车”的字母Z来定义私人用车的号牌段。那时,汽车是绝对的奢侈品,车牌额度起拍价达到10万元,拥有一块Z字车牌绝对是先富起来的标志,在某些场合还曾获得过一些“特权”。从1986年至1994年,Z字车牌总共只发出了约2000张。但几乎在弹指一挥间,有限的号码资源就不足以容纳日增夜涨的私车数量了,于是私车专属号段逐渐淡出人们的视线。

在相当长的时期内,我国的车牌都采用顺序编码的方式,通常号牌数字越大的车就越新。随着私人购车的比重增加,人们对车牌号码就有了个性化的诉求。在1992式车牌问世后,选号制在部分省区试点后推广至全国。所谓选号,就是一次性投放一个特定的号段,由申领者在此范围内选择自己心仪的号牌,先到先得。不过,通过拍卖来获取“靓号”在许多地区长盛不衰,类似于“6666”、“8888”这样的吉祥号码往往拍卖价格动辄数十万元。就在前不久,河南驻马店两副车牌拍以120万元的天价成交,令人不由感叹“土豪的世界,我们永远不懂”。

2002年,“个性车牌”曾在北京、天津、杭州和深圳试点,这种车牌的编码由三位字母和三位数字构成,理论上车主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自由排列组合确定号码。遗憾的是,2002式车牌由于种种原因,仅发行了7000余副之后便被叫停,从此音讯全无。尽管1992式车牌沿用至今,但现行的号牌管理制度还是融入了些许个性车牌的元素,车主可以在相对有限的范围内选择字母和数字。

当视角从个人转向宏观,车牌还可以起到经济杠杆的作用。例如,为境外带入车辆减免税收并发放黑色牌照,曾经是众多针对外资企业的“超国民待遇”中的一种,在特定的时代对于吸引外商投资起到积极的作用。又比如,为了扶植本地区的汽车业,部分省市曾经实施过本埠生产车型上牌优惠的举措。比较典型的是上海90年代中后期曾针对桑塔纳等地产车型的,推出过车牌竞拍2万元起价的举措,而其他车型的车主则仍需参加10万元起价的拍卖。

当汽车数量剧增带来的交通和环境等问题开始困扰一些大中城市时,车牌顺理成章地成为许多地方控制车辆增长节奏的杠杆。上海的私车额度无底价拍卖制度创立10余年来,成交价格扶摇直上,其价值已经相当于一辆小型家用轿车的身价。北京的小客车配置额度“摇号”制度自2011年实施以来,中签比率一路走低,车牌的价值同样体现在二手车的交易过程中。无论是上海的拍卖,还是北京的摇号,抑或是广州的两者结合,车牌作为一种稀缺商品,其“含金量”日益显现。

如今,为了推广新能源车型,车牌再次扮演起积极的角色。在上海,停止发放已久的Z字号牌重出江湖了,“沪D·Z”成为新能源车的专用号段,购买指定车型的车主只需支付125元工本费就能领走一副被赋予新涵义的Z字车牌。在北京,购买新能源车型也可以参与中签比率比普通车牌高得多的摇号。

看来,只要车轮滚滚向前,车牌的故事就会一直延续下去。最后,祝各位拍牌必得,摇号必中,拥有一块心仪的车牌!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