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0-01
01

【我们的汽车时代】广州大保健

导语
如果没有一片足以孵育赛车基因的热土,那么再多的奢望也只能成为空谈。如果未来中国真的能产生一名F1世界冠军,那么毫无疑问,这个人很有可能就是来自广东这片充满希望的大地。

 

与广州“土著”朋友聊车,聊南方的汽车文化,得出的最重要的一个关键词就是——民间。从上世纪末不太光彩的走私行为,到现在辐射全国的汽车零部件市场;从深受港澳地区影响的改装文化,到拥有广泛群众基础的平民赛事,这片南方热土最引人瞩目的地方,无一例外的来自民间。纵然这里也诞生了三大成功的日系合资品牌,但在当地人心目中,依然没有什么可以撼动“民间”的力量。

而最能感受到这股力量带来之震撼的,无疑就是众多资深车迷聚集的地方,位于广州市越秀区永福路的隆福汽配城,这里集结了广东最强大的改装实力和发烧程度最高的车友。以隆福汽配城为中心向四周围发散开去,包括永福路两侧连绵不绝的商铺,共同构筑起全国汽配市场最核心的区域。

当然,几乎每个城市都会有这样一个大小规模的汽配城,但此地不同之处在于,它绝不仅仅是一个零售和批发市场,用一句略为过时的话来说就是——人才,改装业形形色色的人才才是这里最有价值的资源。如果说内地的汽配城大多只是从事着初级的汽车装潢的活,那么这里才是真正可以提升你爱车性能的地方。你甚至可以看到几乎每一间店铺的门口,都停放着一台或者几台个性独特的改装车,它们是活广告,是招揽生意的门脸。

作为私车消费的前沿地带,广东地区深受香港和日本的汽车文化的影响,在玩车和改车方面,这里拥有得天独厚的优势。甚至可以说,这里的改装技师平均水平是大陆地区最高的。

黄镇南在这里经营着一间小有名气的改装店,它一手创办的海悦汽车改装中心已经拥有十多年的改装经验,还拿到了HKS、RAYS、WORK、NGK、BBS、OZ、AP、BREMBO等著名改装品牌的代理权或主营权。

和很多改装业朋友一样,黄镇南也是先从自身的兴趣爱好发展起来的。差不多在十年前,很多像他一样的热血青年正是从本田飞度等平民车型上开始走上改装和飙车的道路。成熟的日本车型,加上来自香港和日本现成的改装件和改装技术,让人很容易就痴迷上这条不归路。

但即便是今天,改装行业依然处于尴尬境地。一方面是国家政策上对改装业依然没有公正对待;另一方面假货、水货等充斥市场,行业自身的标准也迟迟没有出台。黄镇南说,他们很多时候干脆就是亏本出售产品,通过安装和调试的费用收回成本,所以,施工技术和售后服务成了他最看重的东西。

我的一位土生土长的广州朋友也告诉我,广东人虽然看上去富有,但实际上却更为务实。在改装行业,广州的改装店铺通常都没有豪华的装修,但你只要随便找到一家不起眼的小店,里面的改装师傅也足以独当一面。因为在这个成熟的市场,技术实力才是唯一的话语权。也只有在这样的地方,你才会放心地将自己的爱车送到这里做一个“大保健”。

在海悦改装中心的托举机上,一辆红色的飞度已经被“大卸八块”,发动机也被拆了下来,正在进行新一轮的升级。这辆车正是曾经属于黄镇南的那辆爱车,他带着这辆车参加比赛,积累改装经验。而如今,它的主人则属于车窗玻璃上的那个名字——洪炳学。

洪炳学在圈内也是一位大名鼎鼎的人物,作为一名准专业车手,洪炳学的大名经常出现在泛珠赛车节组别冠军的名单上。他并不是一位地道的广州人,但他同样被这里深厚的汽车文化所吸引。广东省内拥有好几条不同规格的赛道,民间赛事在这里非常盛行,而且,赛道租赁的费用也远比其他城市更低。这意味着,任何爱车人士,都可以比较轻松地享受正规赛道带来的驾驶乐趣。

洪炳学说,他也曾参与过北京、上海等地的民间赛事和改装聚会,北京的改装风格更偏视觉系,同时也没有适合普通百姓的赛道(京港赛道常年被各种商业活动占据);上海天马山的组织还不错,但影响力还差了些。相比之下,只有广东的整体气氛让他感觉最惬意。从组织安排、赛事规程、车迷素养等各方面来讲,这里都是全国最领先的地方,甚至还有很多港澳同胞,也将自己的赛车事业重心放在了这里。

如今,洪炳学不仅自己继续奋斗在民间赛事的前线,还将自己的儿子送去参加卡丁车的培训和比赛,每年的费用多达数十万元,还要面临受伤的风险,却仍然心甘情愿。他说:“如果哪一天,中国的赛车界出了一个李娜或者刘翔,那么中国赛车界才算真的有了希望,才会被更多的人们认同。”没错,如果没有一片足以孵育赛车基因的热土,那么再多的奢望也只能成为空谈。如果未来中国真的能产生一名F1世界冠军,那么毫无疑问,这个人很有可能就是来自广东这片充满希望的大地。

作为一名爱车份子,这里温馨又充满激情的汽车氛围让人陶醉。最重要的是,这一切均源自民间,服务民间,与每一个资深车迷都息息相关。无论是希望自己的爱车变得更个性,还是希望它性能更强大,或者在赛场上一较高下,总之在这里,你总能找到与你志同道合的一群人。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