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0-01
01

【我们的汽车时代】80后的“顺”袭

导语
伴随着中国豪车消费的火爆,中国的80后豪车主们一度背负着某种尴尬的名声。不过现在,他们中正有越来越多的人让我们刮目相看。

 

【我们的汽车时代】80后的“顺”袭

 

“执着的测试者”

在衣食无忧的财富继承者中,小V并非我认识的年龄最小的,而且他也和其他人一样,对于来自于家族的财富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概念,“做自己想做的,并且正确的事情”才最为重要。

小V目前在做的一件事情在微博上引起了上百万人的关注,毫不夸张地说,他,中国传统汽车媒体的搅局者。在大家都适应了一汪死水、你好我好大家好的媒体环境后,小V的出现无异于一块无畏的石头扔进水塘,引起轩然大波。他竭力地想让人相信,他的角度是绝对公平的。所以,为了避免厂商可能的公关行为,更为了避免质疑,他自费从公开渠道购买测试车辆,这个数字不断地扩大,“如果算上购车、测试,再加上相关的人员、交通费用,到现在应该支出了400多万元。”小V对此并没有太多的概念,在我的一再要求下,才粗略地算了一下。并且,这个数字仍然在不断地、快速地扩大中,已经远远超出国内绝大多数汽车媒体一年乃至数年的测试费用。

【我们的汽车时代】80后的“顺”袭

07年移民美国的小V在18岁那年便拥有了自己的第一台车,他拥有自己座驾的时间要比绝大多数中国年轻人都早得多。迄今为止,他在国外拥有的数台顶级性能车依然是车迷们梦想级的座驾。本身就读于生物学专业的他中途退学,前往美国一著名改装机构钻研汽车技术、理论。与其他资金充裕的留学生不同,出于对汽车的真正热爱,他的超级跑车从未出现在夜店门口,甚至副驾上也从来没有坐过女孩,他更愿意将爱车的功力发挥于赛道之上。

而事情的真正转折点在2012年,小V买了一台美国刚刚上市的福特福克斯ST,同时建立了自己的网站,并且在微博上跟诸多网友分享他的用车感受和专业的测试数据,而这台车此前并不在他的购买清单上。

“当时只是我有一个想法,如果我自己买车,自己测试,以完全中立的角度将得到的数据和真实感受分享给和我同样热爱汽车的朋友们,这对于处于信息井喷期的中国消费者来说应该是一件好事。”

从那之后,小V就全身心投入了这个完全没有任何收入、没有任何商业目的的事业中,从超级跑车到普通家用车,从油耗数据到综合性能极限,以毒舌为风格的他追随者越来越多,已经成为国内汽车领域著名的自媒体人。今年小V还出资组建了自己的工作室,准备将自己的声音传播得更远些。

在看过长长的、未来即将以这种方式进行测试的车辆清单后,我相信,小V并非一时的头脑发热,而是非常有计划性、持续性地在做这件事情。“我在测试中,发现中国很多国家级的标准低于发达国家不少,甚至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至今从未改过,这样容易让那些还在追求利润最大化的企业钻空子,如果我持续的声音可以推动中国汽车产业的发展,如果我的一己之力可以传达理性的消费观,并且带来更多真实的信息,那么我目前所付出的一切,都是值得的。”说这句话时,小V完全褪去了85后的青涩,目光中充满了坚定。

“小V目前在做的一件事情在微博上引起了上百万人的关注,毫不夸张地说,他,中国传统汽车媒体的搅局者”

 

“两公里柏油写一个梦字”

手中握有2亿资金随意支配,你会选择做什么?

刘振的选择,是与朋友们一起建一条专业赛道,还有一个占地2000亩的汽车文化公园。一年多前,这是个假设,一年后的今天,这个假设已经变为现实。而在此之前,中国同级别的赛道不超过5个,由这么年轻的创始人独立出资,还是前所未有。

【我们的汽车时代】80后的“顺”袭

作为一个嗜车如命、并且拥有财力去真正拥有它们的人,对于速度的真谛有自己的见解:“我觉得玩车一定不是在公路上飙车,跑车的意义更应该存在在赛道上,这样可以更接近车子本身的极限,是一种对自我的挑战。”

“整体是一个“F”字形,有一个很长的大直道,然后一个发夹弯,还有几个S弯……有一些路段特意加宽了,增强超车的可能性,整体来说还是蛮有乐趣的一个赛道。”这个赛道最初的构想是刘振设计,随后按照国际汽联标准,聘请国内赛道设计第一人姚启明进行完善。它不仅仅是一条专业柏油赛道,还包括一个专业卡丁车场,20000平方米的停车场及漂移场地,30000平方米的越野场地,以及5000平方米的酒店展厅配套,这个正在井然有序推进着的大项目,正由这个80后男孩统帅前行。“我想,更多赛道的落成可以让更多的人体会到极限驾驶的乐趣,这比公路飚车更加健康、有意义。”

 

“大爱,轰鸣不已”

在号称百亿俱乐部、由超过1600台、均价超过300万元的超跑车主组成的俱乐部中,可乐的身家和跑车都算不上特别出挑。这并不影响他成为俱乐部的创始人之一,他的创业故事在某网站以连载的形式登出后,收获了超过数百万计的点击率。

【我们的汽车时代】80后的“顺”袭

在中国目前的体制下,这样醒目的一群人组成的俱乐部免不了遇到反面的声音。对此,可乐也曾深陷不安,可是“如果我们能发声,必然影响到更多的人,我们希望将我们的积极的力量放大,推动这个社会的进步,在充满了负面情绪的当下,带给大家正能量和信心。”

2013年雅安地震依然存在在我们的记忆中,可乐和俱乐部从地震发生时就持续地关注、并且以实际行动在帮助着受灾的同胞、从未间断。在地震发生后的数小时内,由可乐和俱乐部的另一位创始人宽宽倡议,俱乐部迅速组织了捐款活动,更有数位资深会员组织的先遣团将会员捐助的善款、物资等,不通过任何组织,直接送到需要帮助的灾民手中。“我是白手起家的人,我知道创业的艰辛,也明白知识的重要性,所以,我才向俱乐部建议,我们要建一个希望小学。”

这所由全国会员筹款出资,以俱乐部名义援建的小学已经矗立在雅安雨城区七盘村的土地上, 小学仍将保留原来的名字“七盘村小学”,不久以后会在新的教室里上课,学校里会有干净的厕所。由可乐和其他俱乐部成员植下的桂花树就伫立在路边。这棵桂花树也会慢慢长大,看着一批批小朋友入学,又目送一批批同学走出大山,它会告诉来往路过的人们,在这个小山村曾经发生或正在发生的平淡无奇的故事。

“不记得我们这些陌生人没有关系,这不重要,”可乐淡淡的说,“慈善的本真就是用自己的力量,帮助需要帮助的人。”他正在做的事情,和他身后的所有会员一样从未想过回报。他们坚信,冲破偏见编织的目光之后,善良的心终将闪闪发亮。

能够把爱好变成事业,这不是每个人都能拥有的幸福。下一步,他打算承接不少大型汽车赛事,因为他们三人要建的的确不只是一条赛道,而是一个包含了梦想的、完整的汽车文化公园。

“我觉得玩车一定不是在公路上飙车,跑车的意义更应该存在于赛道上,这样可以更接近车子本身的极限,是一种对自我的挑战”

“不记得我们这些陌生人没有关系,这不重要。慈善的本真就是用自己的力量,帮助需要帮助的人。”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