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0-01
01

【我们的汽车时代】童话家庭的记忆

导语
作为中国最早拥有私家车的家庭之一,郑渊洁和郑亚旗,他们两代人的生活同汽车密不可分。他们的经历代表了那个时代拥有汽车的家庭集体记忆,而他们作为亲历者,也会为改善北京的交通环境尽自己的微薄之力。

 

“ 祝贺你,你是北京市第100位私家车主”

1986年,国家首次宣布允许私人拥有汽车,这标志着汽车开始从庙堂之上渐入百姓家庭。就在这一年,31岁的郑渊洁怀揣八万元钱,从北京坐火车到天津,去天津夏利的工厂里提回了属于自己的第一辆汽车,在车管所上牌的时候,办理业务的交警对他说了文章开头的那句话。

郑渊洁和郑亚旗 两代人的汽车记忆

从那时起,3岁的郑亚旗就开始接触到了汽车。早年的夏利质量不过关,修车是经常的事情。不过,即便如此,郑渊洁还是从这辆夏利上寻找到了许多创作灵感。在郑渊洁的作品《活车》中,一台牌照为M7562的金羊牌红色轿车就是以他的夏利为原型,甚至连车牌都完全一样。

这台夏利给郑亚旗的印象并不深,因为随后郑渊洁就换了一辆进口的奥迪200。奥迪200是现在奥迪A8的前身,让郑亚旗惊奇的是,上世纪九十年代前后出产的奥迪200,车内的舒适装备就跟现在的豪华车型没什么两样,比如可记忆电加热真皮座椅、可调式方向盘等等。这台车陪伴着勤俭节约的郑渊洁度过了大概10年的时间。

郑渊洁和郑亚旗 两代人的汽车记忆

作为郑渊洁的儿子,郑亚旗从小就在父亲的关怀下走着不同寻常的成长之路。小学毕业之后,郑亚旗就在家接受“私塾式”教育。而父亲郑渊洁则亲自为他编写了一套教材。在这套教材中,有一个特别的部分是关于青少年安全的知识,叫做《皮皮鲁送你100条命》。在这部教材中,郑渊洁把儿童容易遇到的危险和回避的措施都囊括其中,包括行车安全、交通安全、以及日常风险的规避等等。

比如,大家都知道儿童坐在汽车的后排最安全,那么儿童下车的时候怎样才安全呢?首先肯定不能从左侧下车,因为左侧是机动车道;那么右侧下车会不会有危险?同向的自行车和摩托车也有可能碰到。这时候最安全的方法就是在右侧用左手推开车门,这样视线同时可以看到后方的非机动车道,从而能够第一时间发现危险并且躲避。这些关于儿童乘车的安全攻略大部分是郑渊洁带着郑亚旗在路上的时候琢磨出来的,而且很多都是容易被忽略的细节。现在,郑亚旗将原来他学的教材重新编辑为《皮皮鲁送你100条命》儿童安全百科,为更多的中国小朋友普及安全知识。

作为最早拥有汽车的一批车主,又比较“敢说话”,2007年,郑渊洁接受了北京市交管局纪律检查委员会的聘请,成为一名警风监督员。而且,郑渊洁还会经常通过自己的博客和微博向北京市政府建议如何缓解拥堵、让百姓出行更加快速便捷。在今年的两会开幕之前,郑渊洁又在微博中对机动车年检制度提出了建议。这位年届花甲的童话大王,中国最早的一代私家车主,仍然在为推动中国汽车社会的文明发展而努力。

“ 18岁,属于自己的第一辆车”

在郑亚旗18岁那年,郑渊洁将一辆崭新的奥迪A6作为成人礼送给了他,并且切断了他的经济来源,迫使他自谋生路。也就是这一年,郑亚旗正式开始了属于自己的汽车人生。如今,郑亚旗已经拥有了自己的公司——皮皮鲁总动员文化科技有限公司,而回忆起他和汽车的点滴,似乎有着滔滔不绝的话要说。

郑渊洁和郑亚旗 两代人的汽车记忆

CAD:你的第一辆车是父亲送的礼物?

郑亚旗:是的,我爸曾经跟我说过,“18岁前你要什么我给你什么,18岁之后,我就不管你了,相反我要什么你给我什么”。确实在18岁之后,我也就没再收到他什么礼物了。这应该是他给我的最后一个礼物。

CAD:汽车在你生活中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郑亚旗:根据年龄不同,汽车对于我的意义也有些不同。比如在我二十二三岁的时候,那时候我对速度比较痴迷,会选择一辆性能车并进行改装,到赛道狂飙,但现在我认为车只是一个代步工具,在全家出游的时候能够承载足够多的人和东西,而自己上下班则开尽量环保一些的汽车。

CAD:听说你最近换了一辆电动车?

郑渊洁和郑亚旗 两代人的汽车记忆

郑亚旗:是的,我刚换的这辆Smart电动版应该是国内第一辆,因为北京现在对电动车牌照有政策,可以保证摇到号。

CAD:在这之前开什么车?

郑亚旗:在这辆Smart之前,我选择的是丰田普锐斯,也是比较环保的混合动力车型。

CAD:这些车看起来都没什么驾驶乐趣,你对汽车的性能没有要求吗?

郑亚旗:应该说我喜欢各式各样能带着我移动的交通工具。不仅是汽车,我也曾经喜欢摩托、滑雪、跳伞、潜水,只要是改变人的移动方式的工具我都喜欢。而且我也曾经改装过一台斯巴鲁的STI,但是从速度的感受来说,汽车肯定不如摩托车。

CAD:但是你现在似乎也不怎么开摩托车了吧?

郑亚旗:是的,因为我滑雪和开摩托车都摔伤过,受过伤之后,对速度的追求就不那么强烈了。再后来,我就开始食素,不用皮质用品和一次性的物品,开车也开始注重环保,特别是有了孩子之后,把之前的车都卖了,换了一辆奔驰唯雅诺,现在一家人出去开唯雅诺,自己上下班就开这辆电动版Smart。

CAD:电动车开起来有什么特别?

郑亚旗:很独特,电动车能够给人一种氛围,就是你的每一次加速都是对能量的一个损耗,在这种氛围下,你会自觉地采用最节能的方式驾驶,不然车内的一些仪表或者灯光就会提醒你,你的驾驶方式不节能;而普通汽油车就没有这种感觉,随便你深一脚浅一脚的加油而不会有状态上的变化。

CAD:你对北京近些年来的交通发展怎么看?

郑亚旗:北京汽车保有量增长太快,从驾驶者,交警,市政规划,到道路建设都没能跟上车的发展速度。如果整个汽车社会能够协调发展,所有的驾驶者都文明行车,交通信号灯更加合理,路标设置更科学,路口流量控制更加智能,这些都能够让北京的交通状况变好,而不是一味地靠限制。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