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0-01
01

现场跟踪报道:世界首支残疾人车队的达喀尔之旅三

导语
去年,Race2Recovery车队成为达喀尔历史上首支完成比赛的截肢残疾人车队。今年,他们带着两辆基于路虎卫士改装的Wildcat拉力赛车重返赛场。《名车志》特约撰稿人Alistair Weaver将跟随这支特别的车队一起走过这段注定不寻常的征程。

 

日期:16.01.14

当Race2Recovery的卡车在和沙丘做搏斗时,是时候给大家说说后勤团队的故事了。对于他们来说,达喀尔的赛程同样也是个艰难的挑战。他们需要度过三周近乎游牧民族般的生活,从一个营地赶往另一个营地,所以达喀尔挑战的不仅仅只是车手们的耐力。大多数情况下他们只能睡在车辆旁边,而且要避免成为晚间其他进出营地车辆的轮下冤魂。整个营地的环境充满了发电机以及各种机械工具的噪音,所以必须带着耳塞睡觉。

现场跟踪报道:世界首支残疾人车队的达喀尔之旅三

在传来卡车即将入营的消息时,他们必须立即跳起来准备投入工作。今早车队的卡车在6点半的时候到达,后勤组在卡车再次出征之前,只有一个多小时的时间来替换一个受损的悬架弹簧。车手们困的连衣服都来不及脱就直接躺倒在车旁的床上,在精疲力尽的情况下人类真是在什么地方都能睡得着。

现场跟踪报道:世界首支残疾人车队的达喀尔之旅三

一旦卡车出发之后,车队必须打包赶往下个营地。Race2Recovery车队拥有一辆被称为“大男孩”的八轮大卡车以及两辆路虎发现支援车,其中一辆还拖挂着受损的Wildcat赛车。通常情况下后勤团队每天也要花费五到七个小时赶路,有时甚至更久一些。所有的车辆都装备了卫星电话系统,所以即使在野外也能保证通讯的顺畅。达喀尔拉力赛其实是一个巨大的人力和物流挑战,所以沟通是一切的前提。

现场跟踪报道:世界首支残疾人车队的达喀尔之旅三

今天卡车面对的是一段605公里的特殊赛段,其中包括100公里的沙丘路段。赛事官方认为这是2014年达喀尔拉力赛中最关键的赛段。对于车队来说又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日期:18.01.14

凌晨4点我被车队经理助理Justin Birchall叫醒了,“快起来,卡车碰到麻烦了,我们要过去救援。”我立即爬出帐篷,以史无前例的速度把昨晚的“家”收拾好,跳上了路虎支援车。

我们在路上见到了趴窝的卡车。它必须替换一条新的钢板弹簧才能再次上路。整个车队立即投入了战斗,打磨焊接一番之后卡车又重新回归比赛。摄影师Steve和我尾随着赛车,希望能拍摄一些完成赛段的精彩画面,但情况并没有我们想象中的顺利。我们发现在进入特殊赛段不久车子又趴窝了。刚才的紧急修理只是解决了眼前的问题,没想到车子又给大家出了个难题。“我无法将差速器完全锁定,”车手Mark Cullum说。“过沙丘时将会碰到大麻烦。”因为车辆已经进入了特殊赛段,所以他们无法接受近在咫尺的后勤团队的协助。作为摄影小组,我们可以接近他们,但也无法向他们提供帮助。车手Mark Cullum,领航员Chris Ratter以及截肢者Daniel ‘Baz’ Whittingham三人则努力尝试着解决问题。

现场跟踪报道:世界首支残疾人车队的达喀尔之旅三

现场跟踪报道:世界首支残疾人车队的达喀尔之旅三

Ratter是个杰出的机械师,他很快就操作打磨机鼓捣起来,另外两人则分别担任他的左膀右臂。Cullum躺在沙地上,非常费力的卸下螺帽。其实他已经五十好几了,但毕生致力于户外运动使他变得相当健硕。“对于我们这种团队来说,达喀尔拉力赛的关键不在于速度,而在于如何解决问题。”他说。在35度的热浪下工作了一个小时之后,问题得到解决,卡车再次上路。

现场跟踪报道:世界首支残疾人车队的达喀尔之旅三

现场跟踪报道:世界首支残疾人车队的达喀尔之旅三

在我准备发出这篇文章的时候,车队顺利回到了营地,并且准备向最终赛段发起冲击。还剩最后535公里的路程需要征服。假设他们顺利完成的话,则意味着他们正式跨越了9395公里的征程。大家都在期待着......

日期:19.01.14

他们成功了。在智利境内的终点线上,Daniel ‘Baz’ Whittingham成为了达喀尔历史上第二位跨过终点线的截肢者,而且是卡车组有史以来的第一位。去年他的队友Philip ‘Barney’ Gillespie则是第一位达到终点的截肢者。

现场跟踪报道:世界首支残疾人车队的达喀尔之旅三

现场跟踪报道:世界首支残疾人车队的达喀尔之旅三

在特殊赛段的终点,三个筋疲力尽的男人接受了我的采访。“我们还没流过眼泪呢,”Whittingham说。“实际上如释重负的感觉更强烈一些。两辆拉力赛车如此早的退赛,我知道我们成为了车队唯一的希望。所以我们都下定决心要一战到底。”

现场跟踪报道:世界首支残疾人车队的达喀尔之旅三

“这是我有史以来所参加过的最艰难的比赛,”Mark Cullum说,他曾经在著名的骆驼杯赛上获得过第二名的成绩。“对每个人来说都是巨大的考验,无论是车手还是后勤人员。”Cullum就是这么一个靠谱的人,你会觉得如果有人对他说明天要继续上路,他绝对会准时出现并且全力以赴。

现场跟踪报道:世界首支残疾人车队的达喀尔之旅三

Chris Ratter,这位在世界上最荒芜的区域领航超过9000公里的领航员,同时还使用高超的修理技术帮助卡车一路畅行。“你必须深度挖掘自己的潜力,”他在终点线告诉我说。“这个比赛会全方位的将你推向极限,你必须找到隐藏在身体里那最后一丁点动力。每个人都有这个潜力,只是大多数人从没机会用过而已。”

虽然车队以末尾的名次完成比赛,但他们在路上协助过许多其他对手。在一个赛段中他们甚至帮助赛事组织方的一辆卡车脱困。虽然过早的失去两辆赛车是一大遗憾,但团队齐心协力帮助支援卡车完成了比赛,能报道这段伟大的旅程对我来说也是一大荣幸,最后以截肢者Baz的一段话来做总结。

现场跟踪报道:世界首支残疾人车队的达喀尔之旅三

“当我在阿富汗受到炸弹袭击的时候,医生告诉我下半辈子只能靠轮椅走路了。在我做复健的阶段车队创始人Tony Harris建议我做截肢,并且告诉我关于组建Race2Recovery车队的想法。现如今仅仅几年之后,我不但能够独立行走而且还完成了伟大的达喀尔拉力赛。”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