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0-01
01

从赛车走向腕上机械的尖端技术

导语
上世纪中叶,在走过了“马力竞赛”时代之后,人类的汽车工业 向着更轻、更耐用、更节能的方向开始了飞速发展。同样作为人类机械工业的结晶,腕表随后也在精准度和便携性上完成了飞跃,踏上了追求轻量化、佩戴舒适化和 高可靠性的道路。在昂贵的赛车上被逐渐应用的新材料、新技术和新工艺,在本世界初被顶尖的腕表厂商大量采用,碳纤维、铝合金、镁合金、钛合金、锻造陶瓷、 真空离子电镀、管状结构……这些如今已经耳熟能详的新玩意,终于走下了黄金铺就的赛道。虽然现在这些新世代腕表的价格还十分昂贵,但请相信我,随着时间的 推移和科技的进

 

碳纤维与万国工程师碳钢高性能自动表 

碳纤维这种自然界本不存在的材料,绝对是人类科技进步的产物,通过对 柔软的碳化材料的编织能够赋予它千变万化的形态和远超过金属的强度。碳纤维在大型航天器和顶级赛车领域最先应用,随着生产成本的降低和工艺的进步逐渐走向 普及。从碳纤维转向柱、底盘、车架到形状千变万化的内饰和头盔,这种超轻量材质终于突破了体积的牵绊,走进了奢饰品圈。

作为与汽车制造商合作最为紧密的品牌之 一,万国表在去年成功赞助梅赛德斯AMG马石油F1车队,2013年是万国的“工程师年”,他们推出了一系列主题赛车表。早在1985年他们就已经推出了 全钛材质的工程师,因此这次最耀眼的就要数这只全碳纤维腕表了,万国把F1赛车上普遍采用的“浸环氧树脂碳纤维板”称作“碳钢”,足见这种材质的坚固和耐 用。当然,它轻如羽毛的分量又会颠覆你对于“钢”的一切旧有认识。

钛金属车架与爱彼舒马赫皇家橡树离岸型

英国高性能跑车制造商路特斯,一向以轻量化作为产品卖点,用小排量发动机“四两拨千斤”跑赢价格和重量都几倍于自己 的意大利和德国超跑。当对手纷纷开始了轻量化之路时,棋高一手的他们已经开始探索钛金属车架了。据悉,最新款的Exige S跑车的车架重量将减少36%,抗扭刚度将增加19%。众所周知,钛是所有金属中“强度重量比”最高的,但因其昂贵的价格,之前仅仅出现在航空器和少量赛车上。倒是稳定的化学性质和耐高低温、抗酸碱的特点,让它很早就出现在了腕表上,并且价格已经非常低廉。

对于是否使用钛金属做表壳,几乎所有顶级腕表厂商都曾犹豫过,因为它太轻了,让正装表没有一丝“压手”的沉甸甸价值感。随着高端运动表的流行和大表径风潮的席卷,动辄两三百克的贵金属和全钢计时表让热爱运动的绅士越发吃不消了,首当其冲就是顶级运动表的始作俑者爱彼,他们的皇家橡树离岸型拥有硕大的身形和迷人的复杂外观,只有钛金属才能保证佩戴的舒适性。它可能是车王舒马赫 签约的最后一个腕表品牌,表盘上的蓝红两色的七颗星分部代表了他在贝纳通和法拉利车队所获得的7个F1世界冠军,Cermet超耐磨瓷金材质表圈、44毫米的直径和14.5毫米的厚度所营造的气场,肯定对得起25万人民币的起售价。

镁合金轮圈与宇舶Mag Bang

铝合金已经足够轻了,为什么还要用镁合金做轮圈呢?要知道,镁的化学性质非常活跃,盐和酸都会让它千疮百孔,它的焊接、黏合与镀膜都非常困难。但当你知道同样尺寸的镁合金轮圈比铝合金的轻三分之一,就不难理解为什么顶级赛车要用镁合金了。早在半个世纪前,英国的Cooper赛车上就应用了大量的镁金属,这让它非常不易保存。而现代赛车上,镁合金中铝的含量有所增加,这让它更加耐用。但与汗液可能发生的频繁接触,让活跃的镁合金在顶级腕表上难觅踪迹。

不走寻常路的宇舶做到了,在2007年他们就开发出了专利材质“Hublonium”,这种铝镁合金不但用于制造表壳和表扣,连机芯夹板和表桥都用它加工,这让这款计时表的重量仅有78克,仅相当于普通大三针石英表的重量。宇舶非常霸气的将这款表命名为“Mag Bang(镁爆炸)”,事实证明,在随后的几年时间里,几乎没有任何一款计时表能够比它还轻。

管状架构与理查德米勒RM012

在古典赛车时代,一旦发生撞击事故,“车毁”是一定的,“人亡”与否则主要看车手的运气。一个个血淋淋的悲剧让赛车工程师痛定思痛,设计了管状笼式车身架构。中空的钢管被按照“三角形不变形”的原理焊接成一个“笼子”,再覆盖外饰板,就构成了现代拉力赛车以及某些品牌摩托车的基本结构,它能够有效的抗冲击,抗形变,又能够最大限度的降低重量和减少焊点。在管状结构没有被应用到腕表设计之前,陀飞轮表是不能戴着进行任何运动的,普通的机械表也不能在打高尔夫球和网球是戴在腕上,这一切思维定式都被理查德米勒打破了。

编号012的白金表壳陀飞轮腕表是该品牌的首枚无表盘作品,这让它看上去非常通透,也凸显了它特殊的机芯架构,一组 管状支架让陀飞轮、发条盒与传动齿轮都漂浮在空中,极致简洁而又极致坚固。虽然限量仅有30枚,但012对于理查德米勒具有里程碑的意义,它为后来该品牌产品驰骋田径场和网球场奠定了坚实的技术基础,这一点从它今年初在香港的拍卖会上被估价320万港元就可以看出。

 

陶瓷制动盘与香奈儿J12 Superleggera

在赛场上,更轻的制动盘就意味着更快的速度,更何况可比钻石的高强度还赋予了陶瓷制动盘微乎其微的热衰减效应和几乎“终生免维护”的耐用程度。然而这种材质绝非厕所便池的同类,它是在1700摄氏度高温下用碳纤维和碳化硅合成的复合材料。它的昂贵属性和复杂工艺也让陶瓷腕表拥有了媲美贵金属腕表的高昂价格。

真正让陶瓷腕表时尚化、奢侈品化的是伟大的时装品牌香奈儿,它的J12系列不但发扬了陶瓷材质坚固耐磨、轻盈温润、 不过敏、不生锈的特点,还让时尚贵妇的腕间从此不再只有金属的光泽,而变得更加五颜六色。J12 Superleggera的推出,宣示着香奈儿开始进军男士奢侈品市场,它的第一款码表产品就用了意大利语“超级轻量化”这一超级跑车圈的顶级词汇,42毫米的表壳尺寸更是打破了该品牌腕表产品的纪录,足见法国人在赛车和奢侈品界都拥有不俗的实力。

DLC涂层与沛纳海

PAM532 Paneristi forever

DLC是英文Diamond-like Carbon(类金刚石结晶碳)的缩写,它同时拥有金刚石的硬度和石墨的附着性这两个看似矛盾的物理性质,又拥有稳定的质量和抗腐蚀性。将它涂抹在发动机的轴瓦、活塞和缸体上,能够降低摩擦,增加效率,减少损耗。在F1赛车内部动力系统和传动系统这些看不见的地方,DLC在默默的承担着高温与高压,如果没有它们,一台经过现代涡轮增压和精确燃烧技术加持的赛车发动机,根本不能支撑整场比赛。它的这些特性,也让对传统电镀工艺不满意的腕表厂商眼前一亮。

去年巴塞尔表展上,沛纳海针对“沛迷网”铁杆粉丝推出了这枚别名“Paneristi forever(永远的沛迷)”的纪念腕表,它采用了经典的47毫米“1940壳形”和3天动力手上弦机芯。大概是为了向之前买了PVD涂层表款饱受“掉 色”之苦的表迷致歉吧,这次的网友纪念款采用了绝对耐磨和抗腐蚀的DLC涂层。表盘上意大利海军“人操鱼雷”浮雕和背面的限量500枚编号预示着它必将成 为新一轮热炒对象。

铝合金车身与法穆兰

Conquistador Grand Prix

随着电子技术的进步,越来越多的高科技装备让车本身的自重和油耗都水涨船高,于是在上世纪80年代末, 各国汽车巨头开始研究质量更轻的铝材在整车制造中的应用。虽然早在几十年前就已经有全铝车身的赛车出现了,但直到90年代中期,德国的奥迪才开始首先在自己的旗舰车型A8上应用全铝车身。铝材民用的难度只要集中在铝本身的导热性和延展性上,一旦发生碰撞,它的修复难度比钢车身大了很多,而且漆面的附着性也弱于钢材质。

因为以上原因,铝材也很少出现在腕表上,更别提经常面对恶劣使用环境和猛烈撞击的赛车表了。这次吃螃蟹的是瑞士独立制表品牌法穆兰,他们创造性的在自己本来十分古典的Cintrée Curvex酒桶形表壳基础上,演绎了别样的赛道豪情,用以纪念F1历史上第一个夜间大奖赛——新加坡站。在容易发生磕碰的表圈上,他们采用了黑色的钛材 质,与红色或金色的铝合金表壳形成了强烈的视觉反差,烘托了灯火通明的夜生活主题。Conquistador的表壳材质与易拉罐或窗框也完全不同,它是一 种名叫Ergal的航空材料,在铝合金中加入了一定比例的镁和锌,让表壳的化学性质更稳定,涂装的着色更持久。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