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0-01
01

极品飞车独家揭秘

导语
3月14日狂飙来袭!根据史上最成功、销量达1亿4千万的经典赛车游戏《极品飞车》改编的同名电影将携2D与3D版本与北美同步登陆中国。这款游戏在世界车迷心目中有着不可替代的地位,许多80后玩家在它各代版本的更新里走过了自己的青春年少。如今,当原本毫无剧情的赛车游戏被加入充满血肉的深远故事和由高速摄像机追踪拍摄的飙车镜头,又该是怎样一番激荡人心呢?在电影上映之前,我们有幸拿到了迪士尼提供的独家专访,一起来听听导演是怎么说的!

 


 

极品飞车独家揭秘

 

CAD:《极品飞车》系列游戏是没有剧情的,这就给了你空间去讲一个独特的故事?

斯科特·沃夫:在我看来《极品飞车》系列游戏的巨大魅力就在于,尽管没有描述一个有剧情的故事,但是它给每个人都提供了一个特有的游戏方式,不论你是喜欢开车追警察,还是喜欢驾驶着你的爱车行驶在某个特殊场景里。所以我们试图把整个游戏系列中的所有元素结合起来,在电影里你能看到各种车型在各种场景里互相飙车。对于电影人来说,无剧情的游戏反而给了我们空间,让我们来给大家讲述一个真正来自内心的关于“极品飞车”的故事。

CAD:《极品飞车》电影讲的是什么故事? 

 

 

斯科特·沃夫:

这部电影讲的是一群来自Marshall Motors机修店里的车手遭到陷害后的复仇故事。他们必须在48小时内开车从纽约到旧金山。在此过程中,所有的车手都经历了车技和道德的双重考验。

 

 

极品飞车独家揭秘

 

对我来说,这部电影极富人情味,每个角色都在尽情释放。这部电影是关于赛车文化的一种隐喻,同时也体现了人类喜欢无限追求刺激的这一事实。

CAD:那这到底是一个复仇故事还是一个讲救赎的故事呢?

斯科特·沃夫:复仇最终转变成了救赎,彼此焦灼着。这些角色们,尤其是男主人公托比,他渴望着复仇。但这不是他的本性?答案需要他自己去寻找。

极品飞车独家揭秘

托比是Marshall Motors汽修店的机修工人。他的父母从1974年起就拥有了这家店铺,他们去世后将店铺留给了托比。他的朋友们都在这家店里工作,将店铺维持下去免于破产也等于是在维系大家的赛车梦想。后来他们遇到了曾为印地赛车手的迪诺,他给他们提供了一个重振店铺的商业建议。这对于托比他们来说是千载难逢的良机。没有人喜欢迪诺,他总是惹出麻烦,有钱且道德败坏。是否接受他的建议让每个人都很挣扎,但最后他们仍违背本性接受了。正因为如此,他们惹上了麻烦,这也是他们想要复仇的原因。

CAD:你如何描述这部电影的精神?

斯科特·沃夫:我觉得这部电影的精神可以用片中的一句台词概括:“You always go back. You never leave a man behind.”(你总是回过身去,你永远不会丢下任何一个人)这句话适用于战争,适用于生活,也非常适用于赛车,尤其是在远离人群的情况下。如果有人倒下了,就回去帮他。这体现了道德和正义,这也是我们文化里非常重要的东西,它适用于生活中的方方面面。当你在充满赛车文化的环境里长大,你经常会驱车去到一些人迹罕至的地方。一旦撞车,你只能依靠身边的人来帮助你。在赛车的文化里,互相帮助是车手们应有秉性之一。

极品飞车独家揭秘

极品飞车独家揭秘

极品飞车独家揭秘

CAD:你觉得为什么赛车电影会让观众们兴奋?

斯科特·沃夫:我认为这是由于对大部分人来说,赛车在今时今日变得更为复杂了。在70年代及以前,赛车相对容易,那时的路很宽,人口也不密集,你可以轻易地离开城市去飙车。如今,你必须跑很远才能玩赛车。赛道要么太远要么不开放。而像Cannonball Run那种越野赛事已经很少了,现在虽然还有Cannonball比赛,但是已非常私密。四分之一英里的车赛也还有,但是我对那一点兴趣也没有。我喜欢越野赛,而这部电影也将展现这一幕。

我们真心希望这部电影能让观众身临其境地感受驾驶,而不是作为一个旁观者去看。就像《极品飞车》游戏所做到的那样,它能让你感受到自己真的在驾驶。当你看到镜头移动的方式以及演员们的表现方式时,你会觉得它是一部重新定义了赛车文化的电影。

CAD:你如何选择在电影里出现的赛车?

斯科特·沃夫:选择福特野马是因为我们知道它的50周年纪念就要到了,它是自由、浪漫和美国精神的象征。正是野马揭开了美国肌肉车运动的帷幕,并在此后成为了全世界的一种标志。影片中,托比和茱莉亚前往参加里昂杯赛时所驾驶的正是野马。

极品飞车独家揭秘

极品飞车独家揭秘

福特设计师梅尔文·贝坦库尔特对这辆“极品飞车版”野马的结构作出了调整。包括:更宽的车身、20英寸合金轮圈(方便特技车手做出特技动作)、一台极速可达306公里/小时的V8发动机,更重的弹簧压缩率、高性能Bilstein避震器以及更粗的稳定杆。经过改装的内部控制台可以连接一台iPad,以供托比与他的团队成员进行通讯时使用。我们总共打造了7辆不同的野马,用于从特写镜头、汽车特技到移动拍摄等不同用途。这些野马中有三辆是配备的是5升420马力的发动机和6挡手动变速箱,有两辆是662马力的V8发动机和6挡手动变速箱,一辆是420马力和自动变速箱,另一辆则是305马力和V6自动传动装置。

此外,你还将在片中看到一些来自欧洲的极速超跑。

CAD:你们还去复制了一些车型?

斯科特·沃夫:有些伟大的跑车在世上已经所剩无几了,且它们都很难被用于拍摄。你没办法在一辆价值250万美金的车上去钻个洞。我认为这些车都是真正的艺术作品。正如你不会去打算毁了《蒙娜丽莎》,对吗?

幸运的是,那些超跑的生产商对于电影都充满热情,所以他们将严格保密的车型参数分享给了洛杉矶的Reel Industries公司,后者按照每一个车型的图纸为我们生产出了15个汽车底座和对应的玻璃纤维车身。所以,我们制造一些赝品并随心所欲地破坏它们,以便真正的艺术品们都能安然无恙地“活”下去。

CAD:你是如何甄选那些美国肌肉车的?

我们始终对肌肉车情有独钟,尤其是那些1965年至1972年间生产的经典肌肉车,无论科迈罗、野马还是GTO。我们选车时,是想找到一些如今已难觅踪迹的车型,会让人发出诸如:“嗨,哥们,这车我兄弟在高中时就有了,看上去太酷了!”这样的感慨。按这个逻辑,就一定没法错过1968年的雪佛兰科迈罗,它太经典了,没人不想要它。1966年的庞蒂亚克GTO也是一样。它们是那种你必须得拥有的车,真的很棒。我们花了好长时间去找一辆能够体现男主角托比性格的车,最终选择了福特GT。这是一辆1968年的Grand Torino。我们反反复复看着它的外型,如此经典而又拉风,正好能展现托比那与众不同的个性。每辆车配备的都是通用汽车的LS3发动机,430马力、576牛·米的扭距,车重接近1.54吨。

CAD:和我们谈谈里昂杯大奖赛

斯科特·沃夫:它是任何汽车爱好者都愿意去参加的比赛,仅在世界范围内挑选豪车车主参加。这些车基本都要两、三百万美元一辆。在《极品飞车》游戏里,你通过不断地练级直到有资格能够驾驶此类豪车。而在电影里,最后的高潮就是受邀参加里昂杯。

极品飞车独家揭秘

极品飞车独家揭秘

极品飞车独家揭秘

极品飞车独家揭秘

极品飞车独家揭秘

在里昂杯赛上,欧洲超跑是重要的看点,其中包括在电子游戏中出现过的:Agera R、兰博基尼Elemento、GTA Spano、布加迪威龙、迈凯轮F1以及Saleen S-7。我们只需要6辆车,我真心希望能找到一些大部分人不知道的独特车型。就好像如果你不是赛车爱好者,你可能不会知道Agera R这辆车。兰博基尼Elemento目前全世界只有一辆,而我们得到了它。西班牙的GTA Spano有着玻璃的车顶,可以感知白天和晚上的光线,白天不透光,夜晚则成了透明玻璃。

CAD:你认为电影里真实的动作和逼真的特技比CG特效更为重要,你是如何在本片中做到的?

我能把摄像机放在大多数人都没法放置的位置。由于担心安全,他们没法像我那样做,但我很幸运,从小从父亲那儿获得很多特技经验,所以我能把摄像机悬挂在直升机的滚轮上进行拍摄。我尽量把摄像机放在独特的位置,希望让观众看到不一样的东西,这对我很重要。

极品飞车独家揭秘

极品飞车独家揭秘

 

有些人劝我可以用CG来代替,但是我没法说服自己这么做。我认为大家潜意识里能够分辨出哪些东西不是真的。我们有这种直觉,能分辨出真伪,尽管大多数时候我们不太在意。如果你想拍摄一部真实的电影,但是你在其中掺杂了一些电脑特效,那么这些画面很容易被看出来。

CAD:我们知道,电影里的很多场景都是你在向其他著名的赛车电影致敬,能不能给我们举个例子?

斯科特·沃夫:我是看着《警察与卡车强盗》此类电影长大的,它们对我的电影生涯有着很大影响。我希望能借此向我喜欢的赛车电影致敬。它也许只是一个镜头的角度,一款特定的车或一个类似的场景。我想如果你看了这部电影,你就如同看过了所有过去的电影。但是找寻这些线索的过程会很有趣。我不愿在这里透露,你得集中注意自己去找,它们也许就只有2秒钟,一晃而过。但是我想这会非常有趣。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