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0-01
01

打车软件:谁说了算

导语
最早的打车软件运营商——易到用车在2010年9月正式上线,模仿美国的Uber在国内开展打车软件的运作,但是被人质疑有“黑车”的嫌疑。到了2011年底,国内基于出租车的打车应用团队开始出现,并涌现出一批运营服务商,在经过了几轮的市场拼杀后,才有了我们今天看到的两大寡头——嘀嘀和快的。不过随之而来,对于市场乱象的呼声也越来越大,地方政府在此时借此进入。

 

“我很少用打车软件,现在忙,不方便说话。”电话被袁司机挂断,而就在几天前当我乘坐袁司机的出租车时,司机师傅还热情洋溢地向我介绍打车神器的种种神奇,外加如何最省钱攻略,当时车窗前方正架着司机师傅的手机,方便司机随时“抢单”。

然而,短短几天时间,从夏天到冬天的变化不仅仅是这位司机师傅的态度,还有上海打车软件应用情况的微妙转变,随着上海市政府整治消息的公布,在打车软件市场上掀起了一阵波澜,而除上海以外,北京、沈阳等地也纷纷出台了相关的规定,此外打车软件被陆续“招安”和当地的电召平台对接。

不过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中国市场上的这场打车风潮并没有因为政府的介入而平息,而从2011年底开始进入预热阶段的打车市场,在2013年一度成为最热门行业,进入2014年是否能够依旧风光无限?

打车软件市场崛起,从一开始就有各种吐槽

最早的打车软件运营商——易到用车在2010年9月正式上线,模仿美国的Uber在国内开展打车软件的运作,但是被人质疑有“黑车”的嫌疑。到了2011年底,国内基于出租车的打车应用团队开始出现,并涌现出一批运营服务商,在经过了几轮的市场拼杀后,才有了我们今天看到的两大寡头——嘀嘀和快的。不过随之而来,对于市场乱象的呼声也越来越大,地方政府在此时借此进入。

“政府做法很赞成,自从有了打车软件,上下班高峰无论是拦车、电调,还是打车软件都叫不到车!拦车,路上都是疾驶的空车没人停。”网友“zhanghj”说。打车加价、司机忙着抢单忽视行车安全,老人、病人、不使用打车软件等人群打不到车等备受诟病,其中对于加价行为的不满在消费者中的反馈最为强烈。不过市场的需求依旧在,即便是政府在随后介入。

对于政府干预打车软件,吐槽的人也不在少数,首先是司机怨声载道,认为第三方打车软件是符合供需双方利益的好东西,只要用车的满意,开车的乐意,一桩你情我愿的好生意,管理部门没有足够的理由棒打鸳鸯。

其次用行政命令将第三方软件公司强行纳入监管,名义上是和出租车公司电调平台开展合作,共享数据和业务,实际上是强行分利。

也有业内人士质疑:市场经济就该让市场来调节,政府监管过多不妥。

而更为戏剧化的是,上海交管已经明文规定,从3月1日起,早晚高峰时段出租汽车严禁使用“打车软件”、使用手机等终端设备。然而实际情况是在这一天无论是司机还是乘客打车软件依旧可以照用不误,只是为了暂避风头司机师傅们在自律情况下有所收敛。司机们也表达了自己的想法,“真的要管,就去管打车软件嘛,让它们早晚高峰不能下单不就没人能抢单了吗?管我们有什么用?只要能下单,肯定有胆大的会去抢的。”  

北京方面,首批冠名96106的4款“官方”打车软件也已经上线4个多月,但由于不能加价招车,均被司机们弃之不用。

而除了北京、上海、沈阳等少数地方对打车软件提出限制要求以外,其他地方尚未对打车软件有任何的表态,打车软件运营商们依旧在加快跑马圈地,这场打车软件盛宴仍在如火如荼的进行当中。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