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像派”大学教师曹卢

BY 薛霓 户志强

尽管曹卢不喜欢被称作“网红”,但我实在想不出另一个词了。只是从办公室走到学校食堂的那段路,就有几十个人和曹老师打招呼;在食堂里,他从来不可能安安静静地吃完一顿饭;他有个专门用来存放礼物的柜子,学生们去年送的礼物他还没来得及拆开。

“偶像派”大学教师曹卢

 

“网红”辅导员

在采访的前几天,曹卢刚刚过完31岁生日。他在自己的公众账号中发表了一篇文章,感慨良多。文章中,曹老师称自己为“中央空调”,就是那种时时刻刻给别人送温暖的人。文中写道:“生日那天按惯例我给一层楼 的同事们买了小蛋糕,给自己办公室 留了个整只,想着大家凑在一起吹个 蜡烛吃个蛋糕也算是过了这生日了。 然而直到下班也没等来所有人,我在 群里问大家什么时候回来。可是大家似乎都在为工作在各处忙碌着。我和一姐说:走吧,我们把蛋糕吃了。于是这是我入职第一次,没有听着生日歌、吹蜡烛,就切了蛋糕。我在所有人的 桌子上留了一块蛋糕,群里留了个言: 回来记得把蛋糕吃了……”

“偶像派”大学教师曹卢

看完这篇文章我就稍微有点理解,为什么曹卢能成为同济大学最受欢迎的辅导员。原本以为“颜值”是他最大的优势,我直接发问:“你觉得长得好看有多重要?”他则很坦诚地回答“重要”,然后又补充说好看不只是外形上的事。此外他竟然是那种会在每个微信好友的名字后面加上对方生日,甚至常常打开支付宝和微信,输入当天日期,看看有谁过生日,然后点对点发送祝福的人。在我们对话的时候,他不时拿出手机回复微信,跟我说抱歉,这点也符合一个学生对他的评价:“曹老师是那种24小时开机,微信秒回的人。”

从心理学层面来说,这是一种讨好型人格,但从另一个角度来讲,这又或许是高情商的表现。曹卢打破了在一所大学里做辅导员的既定模式,开创出线上联合线下的方法,以微信公众号、网络电台等自媒体渠道与学生交流。也因为运营得成功,曹卢的名气走出校园,被更多人认识,他开始获得一些活动邀约,最近还刚刚出版了新书《也许事实不是那样》,在做老师的缝隙时间里忙于宣传。

“偶像派”大学教师曹卢

如果浏览曹卢的朋友圈,会发现他真的精力过人,每天都要做很多很多的事。为了和学生保持密切沟通, 他发朋友圈的频率非常高,“因为你不知道哪句话会影响到谁”——他说这也是一种辅导学生的方式。反过来,密切关注学生朋友圈动态也是曹卢的工作内容之一,因为很多不对劲的情况都是从微信里暴露的。

在曹老师的朋友圈里,你除了会看到一些励志金句之外,还经常会被 他的自拍砸中。这无疑是一张帅气而 阳光的脸,如同校园青春文学里的男主角,实在不像是那种从小成绩优异、会说四种语言、研究“《混合动力工 程机械柴油机的性能优化》”的人。觉得学霸理应长成高晓松那样才对,我承认这是我的偏见。

“偶像派”大学教师曹卢

我问曹卢是否觉得自己天赋过人,他自谦地表示自己在同济真的不算是学习好的,“我被保送研究生是因为正好那年学校扩招,至于留校当老师也是机缘巧合。”曹卢说,“我做学生的时候一直很热衷参与校园活动,既然咱专业知识跟不上,那待人处事方面咱总得跟上吧,比如尽量帮课题组干点体力活,跟导师多沟通,所以总算没落下太多。”可以看出他一直很注重对情商的培养。

曹卢是2014年正式担任同济大学汽车学院辅导员的,他带的那一届学生今年面临毕业,总共242个人,与此同时他还带着一届研究生,也是二百多人,将近450个学生,几乎每个人的微信他都有。他就像学生的“树洞”,24小时敞开心扉,接收来自四面八方的悄悄话。我好奇现在大学生面临的最大困惑是什么。“他们完全不知道毕业后该何去何从。” 曹卢说,“现在的学生比我那时候更迷茫,虽然他们精通科技,却不善于与人交流,一个学生曾经跟我在微信上大段大段吐露心声,但是当他坐在我面前的时候,才几句话就聊不下去了。”毕业后要不要读研,应不应该出国,要不要去车企工作,与恋人分手了怎么办……这些问题都是曹卢经常收到的。我惊讶的是,学生们竟然会对一位辅导员如此坦诚,并且把他当知心大哥一样去信任,而曹卢也会耐心地进行回复。我问他这样累不累,他说“中央空调”就是这样的,“如果非不让我把大家照顾周到,我也做不到。”

“偶像派”大学教师曹卢

 

同济情缘

曹卢与同济大学的渊源太长。由于父母和祖父母都曾是同济大学的职工,曹卢打记事儿起就在同济混了。他小时候住在同济新村,从同济幼儿园读到同济小学,再从铁岭中学“同济班”读到与同济大学南校区仅一墙之隔的高中,活动区域一直围绕四平路展开。倒是考入同济大学汽车学院之后,由于上课地点在嘉定校区,曹卢算是第一次离开家了。

2006年考入同济,十二年间,他从一个学生会的小干事,到部长,再到主席,之后变成了辅导员,如今又成为最受学生欢迎的老师,曹卢说他见证了太多。“曹安公路从两车道变成四车道再变成八车道,北安跨线从之前的单程3小时缩短到1小时20分,地铁11号线的开通,安亭汽车城的商业建设。最自豪的是,每次坐车的时候,永远有那么一站叫‘汽车学院’。”

“偶像派”大学教师曹卢

2009年是曹卢人生的转折点,那一年他获得了一个交换生机会,前往日本的东北大学学习。由于本科专业是汽车营销学,当时曹卢对机械工程的认识还非常浅薄,却被分配到研究燃料电池。日本导师一上来就给了他一个看似不可能的任务:两周之内造出一个燃料电池测试仪。当时曹卢的日语是零基础,对燃料电池的认识似乎比日语也高不到哪儿去,唯一可以求教的只有一位会说英语的博士生,对方惊讶于他怎么啥都不懂。半夜,曹卢打电话回家说感觉自己很失败。

两周之后,测试仪造出来了。

旅日一年,曹卢除了专业知识精进,性格上也发生了很大的改变。“其实我以前是很内向的人,而且最胖的时候有200斤。”曹卢告诉我,在日本上学最大的感悟是老师提问的时候竟然没有人低头,哪怕不知道答案的学生也不惮于在课堂上交流。他自己的胆量也因为常常上台做presentation(课堂报告)练出来了,交际能力大大长进,除此之外,审美品位的提升也发生在那一年,“我发现日本的同学不会连续两天穿同一件衣服,这是一种自我要求,也是对别人的尊重。”

虽然是一个工科生,但是曹卢越来越像一个文艺青年,活得无比随性。他在本科毕业的时候本来考虑进入公关咨询行业,实习之后发现自己并不愿意把大量时间花费在做PPT或者与客户的缠斗中。后来意外地被“推免”研究生,踏上了一条关于混合动力工程机械柴油机性能优化的“不归路”。从来没有想过留校的他, 今天已然成了一个“明星辅导员”。

“我觉得我的人生就和开车一样,永远处于漂移状态。从公关转到大学老师,然后又从读汽车营销转到了发动机结构设计。我一直和别人说,我这种死角弯都转过来了,人生道路是有多惊心动魄。”曹卢写道。

“偶像派”大学教师曹卢

我对曹卢的质疑是,他的身份有那么多“斜杠”(老师、作家、电台主播和自媒体达人),时间被切得越来越碎,最后怕是会被商业行为裹挟着前进。他给了我一个很坚定的回答: 老师永远是最重要的那个身份,其他我随时都可以抛弃——然后给了我一个“不信你等着瞧吧”的眼神。

现在,曹卢每周一到周四都住在 嘉定,他每天早上8点前会出现在校 园里,工作内容从学生的“奖惩助贷”、学院团委工作、校友会活动组织、30个校园公众账号的管理、季刊的出 版, 到学院科技创新工作,包括5个车 队的安全生产管理和技术指导、赞助商的接待,甚至还有一些出国游学和 比赛的带队及后勤工作,晚上回到住宿的地方还要写当天的日志,再密集地浏览一下学生们的朋友圈。

采访结束之际,曹卢特地送给我们一本他的新书,扉页上还用金笔写了一段话,我与摄影师的赠言各不相同。他将这两本书细心地用包装纸包好,外面还画了笑脸。对于这样一个礼数周到的人,你很难不喜欢他。从这个角度来说,更令人羡慕的是曹卢的学生们,他们的大学时光因为这样一位老师而美好,夹杂着霓虹颜色的美好。

“偶像派”大学教师曹卢

  • 分享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