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的“微面之王”哈飞,也没能熬得过这个冬天

BY 郑烨

秋日的风,一天比一天冷。

哈飞的最新消息,让秋风愈发的寒冷。

“负债77亿,转让38%的股份。”在哈飞成立38周年之际,数字非常刺眼。

这只是又一个关于哈飞的坏消息,但也再次唤醒了我的一些记忆。

当年与家人一起挤在松花江小面回家,即便外面雪花纷飞,车内没有空调,爬个坡只听见发动机的嘶吼,有时还要下车推一把……但这是对现在飘荡在外的我,最幸福满满的回忆。

那时,哈飞可是村里最多的车,也是伴随着我长大的汽车品牌。

但是时间已经一去不复返,哈飞似乎也到了告别的时候。

 

你的第一辆车哈飞吗?

曾经的“微面之王”哈飞,也没能熬得过这个冬天

微面界,哈飞松花江曾是最响亮的名字之一。1994年推出后,开始带着哈飞起飞。松花江这样带有地方特色的称呼,很容易获得一些亲近感,即便三个字后面跟着不同的“意”车型,但最终留在记忆中的还是它。

手排、中置后驱,几乎没有电子系统的松花江让我们这代人练就了不俗的驾驶技术,当然还有丰富的DIY和修车经验。

历史上,哈飞曾位列微车企业前三名,占到微型车总销量的19.26%。非常意气风发。

2004年,家庭用车市场开始壮大,哈飞也乘机进入了小车领域,推出了路宝与赛马这两款非常有特色小车。

曾经的“微面之王”哈飞,也没能熬得过这个冬天

路宝这款有点萌的微型车不知道你是否还有印象,它的设计可是由意大利宾尼法瑞那操刀的。

曾经的“微面之王”哈飞,也没能熬得过这个冬天

赛马则是参考了日本三菱的多功能乘用车Dingo,纯正的日式风格也算是哈飞的一种探索。同期还有款类似的车型——昌河北斗星,可谓两款“非典型小车”。

毕竟当时家庭购车才刚刚开始,到底什么车适合家庭,或者说受到老百姓的欢迎都不清楚。

但结果是,先入为主的有屁股的三厢车导致市场上两厢车的销量始终不高,所以在2005年和2006年,哈飞先后推出了赛豹III和赛豹V。

曾经的“微面之王”哈飞,也没能熬得过这个冬天

曾经的“微面之王”哈飞,也没能熬得过这个冬天

四款车的名字都很有特色,造型也还可以,但销售的结果并不美好。如果你曾经拥有过一款车型,那么恭喜你,你见证了一个品牌的兴衰,或者也能明白其为什么会衰败。

 

哈飞汽车的一步步告别

销售不好,没有资金注入,那么就是崩盘的开始……

2009年被长安汽车收编后,哈飞汽车到底如何发展其实并不明确。加上为了扭转亏损的场面,长安对哈飞进行了许多“止血”和“补血”的措施,结果却只是加速了它的衰败。

轿车体系没有再发布新车,四款车型也一一退市。

赛豹V只有一代就没了;赛马坚持了3年;最早推出的路宝进行了5次改款,在2011年告别。最后告别的则是2012款赛豹III,有意思的是,其最后一款是在前代车型四年后发布的,并且是电动车。走在了新能源车蓬勃发展年代之前,却没有坚持到高潮的到来。

曾经的“微面之王”哈飞,也没能熬得过这个冬天

2015年,哈飞的轿车生产线作价5亿卖给了长安福特,退出了轿车市场。

5亿资金对哈飞来说杯水车薪,所以在2017年,哈飞拿出了最有价值的东西——燃油车和电动车的生产资质。

金唐奕丰用近30亿的资金将哈飞的品牌、生产资质和厂房设备等纳入囊中,折成10%的股份给哈飞,并将哈飞股份变成了哈飞制造,目标就是新能源车市场。但在我看来,让哈飞这个品牌重新回归的时间表会相当的漫长。

而哈飞剩下的就是汽车零部件业务了,沦为长安集团各品牌的OEM供应商。

现在,哈飞再次回到人们的面前。这一次,它终将股权拿出来卖了,而且转卖价格在信息预披露时是空白的。因为面对负债已经超过资产80倍的哈飞,到底标多少离谱的价格似乎也很难消除77.1亿元的负债数字。

敢于接盘的人真的要被称为“侠”了。

哈飞汽车已经不复存在了,就连官网也消失了。

曾经的“微面之王”哈飞,也没能熬得过这个冬天

在百度输入“哈尔滨哈飞汽车工业集团有限公司”,找不到哈飞汽车的主页,犹如从没有存在过一样。

hafei.com 是哈飞飞机工业官网,而hafei-group.com更是跳转到一个博彩网站。惟一正确的痕迹就是百度百科中的字条了,但里面内容似乎也已经停滞在2012年。

“截至2011年6月底,累计产销已达260万辆,其中出口突破20万辆。哈飞、松花江品牌均为中国驰名商标,入选《中国500最具价值品牌》排行榜。”

“2012年8月,哈飞汽车与巴西CN-AUTO公司在巴西签署技术转让协议,哈飞将授权CN-AUTO在巴西制造、组装、销售新民意微车系列。该项目2014年投产后,年生产规模最高将达5万辆。”

……

还在诉说着哈飞汽车当年的荣耀。

 

同病相连的何止哈飞这一家,唯有五十步笑一百步而已

汽车之家品牌车型数据库中,哈飞只有意字辈微型客车还有价格可寻,但款式都停留在5年前。

曾经的“微面之王”哈飞,也没能熬得过这个冬天

在看当年赛马的对手北斗星时,发现其东家昌河铃木也已经划上了句号。售价可寻的只有北斗星,车型数据停留在2年前,不再更新换代。

曾经的“微面之王”哈飞,也没能熬得过这个冬天

不过,铃木的退出并不意味着昌河这个品牌的终结。因为昌河早在20 13年就被北汽并购。现在有微面、轿车和SUV等分支,也有过不错的销量成绩。

曾经的“微面之王”哈飞,也没能熬得过这个冬天

现在依然有新车推出,比哈飞好不少。

曾经的“微面之王”哈飞,也没能熬得过这个冬天

就在哈飞宣布挂牌卖股权之际,天津一汽夏利也公布了一个股权转让的消息:其向一汽股份转让所持有的天津一汽丰田汽车有限公司15%的股权,丰田与夏利再无瓜葛。

曾经的“微面之王”哈飞,也没能熬得过这个冬天

这并不是第一次转让。2016年,天津一汽夏利就将原本持有的天津一汽丰田30%股权拿出一半,转让给一汽股份,并获得了25亿元的资金。

有了资金的支持,产品研发和品牌转型得到了保障。于是在2017年,天津一汽开始塑造全新品牌形象, “骏驰计划”推出了多款骏派系列车型,并规划未来3年推出10款新车。

最新上市的是骏派D80,走的是城市紧凑SUV的路线。可惜我们并没有试驾体验过,开过的读者能告诉我,这车究竟如何?

曾经的“微面之王”哈飞,也没能熬得过这个冬天

其实,天津一汽夏利一直在剥离不良资产。今年9月,天津一汽夏利就做了一件比较轰动的事情,将自己的全资子公司——天津一汽华利100%股权,以1元象征性价格,转让给拜腾品牌的拥有者南京知行。拜腾由此获得了乘用车生产资质,也承担下一汽华利8亿债务。这让一汽夏利大大减负,更能够集中精神转型。

曾经的“微面之王”哈飞,也没能熬得过这个冬天

曾经与哈飞一起繁荣整个中国汽车市场,并在各地大街小巷中穿梭的夏利同样承载了我们一代人的梦想。现在,它在谋求转型,放弃夏利标签,专推骏派,要重唤青春。

能否成功尚不得知,但至少有一点可以肯定,夏利还有能(zi)力(jin)继续走下去,昌河也一样。

但哈飞,已经回不去了……

 

  • 分享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