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漫游记2:联通联不通,移动移不动

BY 吴越

纳米比亚有着非常惨烈的殖民史,是非洲最后一块自由地。善良淳朴的班图人、霍屯督人和布须曼人祖祖辈辈在这片土地上靠打鱼和捕猎声息繁衍。15-18世纪荷兰、葡萄牙和英国殖民者相继侵入。20世纪初,德国殖民者镇压了赫勒娄人和那马布族人的起义,六万人被屠杀。1884年,德国殖民者占领了沿海,1890年占领全境,我们在鲸湾一带依然能看到当时殖民者采矿基地的遗迹。德国殖民者将钻石掠夺一空后,被英国殖民的南非又盯上了奄奄一息的纳米比亚,1915年7月,南非以参加协约国对德作战为名,出兵占领西南非洲,鲸湾一带被占领,纳米比亚就这样成为了殖民地的殖民地。

 

在德国殖民的30多年历史中,纳米比亚一直被称作“德属西南非洲”。直到1990年3月21这片美丽土地正式宣告自由,“纳米比亚”成为它的名字,名字来源于纳米比亚境内的纳米布沙漠,意为美丽的广阔之地。

试图调整一下两地时,没调完就睡着了

不知道是因为疲劳还是混乱的时差,在前往温得和克的飞机上我依然是一直昏睡着,飞机的噪音和旁边旅客的聊天声都成为最佳的催眠曲。醒来的时候,飞机已经进入纳米比亚的国境,飞机翅膀下面一片苍黄草原,点缀着不多的水塘,这才是大家印象中的非洲吧。

温得和克的机场很小,走着进去走着出来

 

落地不过一点半,踏出机舱,非洲的阳光猛烈地迎接了我,跟埃塞俄比亚湿润冷冽的清晨相比,纳米比亚的中午就像一座阳光组成的瀑布,而所有在停机坪向航站楼走的人们都向直接站在这瀑布底下似的,一头一脸的金灿灿。

我的联通号码和移动号码都没信号,奇怪,在埃塞俄比亚还好好的,后来听导游Anson说,这几天MTC的网络不是很稳定,近期过来的客人都或多或少遇到了这样的问题。一边担心司机没有电话找不到我,一边急于给老妈报个平安,排队入关又另外用了一些时间。海关的黑妹一遍嚼着口香糖一边漫不经心地盖章。小小的海关大厅给站了个满满当当。不久,我的护照上多了一个淡蓝色的入境章,纳米比亚,我来了。

折腾了半天就为了这张卡,游客卡不可用LTE,网速最多到3G,但也比“移不动、联不通强多了”

 

取完行李,跟来接我的司机Okeri顺利汇合,第一个项目当然就是去买电话卡,当Okeri引领我到卖电话卡的地方去的时候,我们俩都惊呆了,那小屋子早拆了个七零八落,这可如何是好。

Okeri让我等在原地,他自己过去打探一下,几分钟后,他告诉我电话公司在外面设立了一个临时的办公点,可以办理。探头出去,我去,直接搞了个冰淇淋车样的中巴,窗户打开,倆黑哥哥一人一台电脑,果然是现场办理。纳米比亚的移动通讯运营商几乎被MTC垄断,它的政策是游客只能使用3G网络,30天有效,3GB的流量大概是200人民币出头。但是之后的事实就是,离开首都之后手机网络极差,别说上网了,基本通话都难以保证,流量么,就不用买太多了。

卖电话卡的小哥只收纳币,但是也因为中国银行并没有纳币的外汇储备,纳米比亚当地的银行只有港币的兑换通道,所以只能换了美元再拿到这边来继续兑换。买了电话卡后,小哥还在手机上设置了半天,再把手机还给我的时候,我就有了一个81开头的当地电话号码。在全球通通不了,中国联通联不通的情况下,总算又和这个世界接上轨了。


街边的广告牌可以说是相当直白了

对于以德国为代表欧洲人士来说,纳米比亚是没有时差的,但对于我们从中国一口气飞20个小时,跨越五六个时区而来的人来说,时差才是首先需要解决的问题。出关已经三点多了,开上车,往首都走,正好是国内八九点钟的时间,我有点犯困,Okeri突然的一脚刹车,然后给我指向路边,除了一只直勾勾看着我们的鸵鸟,还跟它对视了一下之外,余下的全因为反应慢了半拍而错过了。到了下榻的酒店,这种情况更加严重,重达一公斤的洗漱包愣是想不起来放在哪个箱子里了。

管他有用没用,倒时差利器先买起来

 

那就这样吧,今天就要休息了。坐落在富人区的小旅馆附近有一家久负盛名的酒吧,每到晚上就会远远地飘过来动次打次的音乐,而我,就在震耳欲聋的音乐声中睡着了。

  • 分享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