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加迪Chiron,欢迎来到死亡谷!

BY Juergen Zoellte



“在你们的布加迪里,装了多少刀叉碗盆?”在刚刚抵达美国的时候,海关官员向布加迪团队提问道。于是沃尔夫斯堡来的Dennis Rohlfs拿出了一个存放有备用零件的工具箱,它们将在布加迪Chiron的美国测试之旅上派上用场。其实在荒野的大西部,并用不着美国官员们仅仅出于礼节而提到餐具,忙碌的测试人员啃汉堡包时没有工具比双手更好用。毫无疑问,这位美国海关人员不能理解测试团队的艰辛,对此无奈地摇摇头,只能为测试团队放行,“欢迎来到美国!”

布加迪Chiron,欢迎来到死亡谷!

美国的测试将持续两周,Rohlfs的“吃饭工具”则安静地存放在垫圈、电线、开关和螺丝之间。他已经习惯了只靠双手吃汉堡。现在,他的任务就是驾驶这辆蓝白色的全新布加迪Chiron原型车。路面沥青温度达到了49℃,轮胎温度则已升至65℃。早上10点,我们以时速88公里穿越死亡谷向南行驶,8.0升W16发动机的曲轴在七挡之下的转速仅为1500转/分。“这已经比怠速高很多了。”Rohlfs笑着说道。他正在通过离子电流检测仪来识别发动机内部的点火、燃烧和振动状态。巡航速度下,Chiron在炽热公路上的声音听起来好像并不是非常高亢,然而表面的现象往往具有欺骗性,布加迪的研发主管Willi Netuschil向我们解释了背后的原因。

布加迪Chiron,欢迎来到死亡谷!

Chiron项目之初,布加迪仅仅希望这款车定位于威航的衍生开发产物,然而最终诞生的却是一款经过彻头彻尾重新研发的车型。尤其为了让8.0升W16缸发动机能爆发出1500马力,导致项目必须进行概念上的大改动。“Chiron绝对不是威航的功率增强版。”Netuschil在强调的同时抬起了眉毛,“而是一款驾乘特点焕然一新的产品。”在花了几小时仔细观察每个制造阶段的布加迪Chiron后就会发现,汽车史上最强的GT超级跑车就在这一个个改进中不断形成。最终,它就是一个综合了独特个性的怪物,容易操控,提供了驾驶舒适感,以及应用了汽车制造精湛工艺的艺术品。

布加迪Chiron,欢迎来到死亡谷!

“我们希望在提升功率的同时不只是单单为发动机加上大型涡轮增压器,它的出现只会令Chiron的驾乘感受变得糟糕,甚至根本无法驾驶。” Netuschil说道。最终,布加迪的研发团队决定采用平行式涡轮增压器,并且应用了前所未有的新科技:复杂的通道变换由一组开关机构来实现,它能在发动机低负荷时阻止废气通过两个并联的涡轮增压器。而随着负荷提升,两个增压器将介入工作。当转速达到3800转/分时,另外两个增加器也会启动,直到7800转/分。听上去虽然简单,但是整个系统需要一组经过精心设计、能至少经受1000摄氏度、由金属和陶瓷材料制成的坚固活瓣、调整马达以及轴承。工程师Michael Gericke正在诊断复杂的双通道变换装置,按照他的说法,该系统必须在死亡谷的实地测试中通过检验。

布加迪Chiron,欢迎来到死亡谷!

在研发过程中,人们不仅需要设计全新的驱动系统,还要兼顾空气动力学管理系统以及全新的、非常复杂的系统操控电脑。而在得到进一步强化、由碳纤维材料制成的车身骨架上,Chiron获得了新车身设计。Netuschil还说道,由于所有硬件开发以及系统间的相互配合已经得到了严格保证,人们在进行高温测试时不必关注零件本身的设计问题。而是系统在极端条件下的适应性。“我们现在的测试过程,也许未来的布加迪客户也会遇到。”他补充道。至于Chiron项目是否备受压力,测试团队认为这得取决于具体的角度。因为不同于中级轿车上的2.0升前置发动机,在低速下,流经被车身包裹的W16中置发动机的风速几乎为零,所以所有Chiron的冷却系统都必须在极高的热负载下工作。对此Netuschil补充道:“低速时发动机热负荷比高速时高得多!”

布加迪Chiron,欢迎来到死亡谷!

车载控制单元需要处理51552个测量值。当非正常状况出现时,工程师必须通过副驾驶边的手提电脑对ECU里的31794个参数进行部分调整,这无异于大海捞针。Rohlfs所观察的粒子流系统中便拥有数量庞大的数据串,他甚至可以检测每个气缸点火线圈的状态。Rohlfs将点火继电器取下又装上,静静地想了一会儿,启动了Chiron,然后又试了试各个挡位,踩了踩油门。他必须尽快找到原因!Rohlfs称他在为车辆“治病”,之后在电脑键盘上敲了几下——这就是IT时代之日常。

布加迪Chiron,欢迎来到死亡谷!

在加完油之后,车队驶离了炽热的山谷,开始向前方的山丘攀爬。沿着374号公路向Beatty方向行驶,有大约30分钟的路程全是爬坡路段。突然Gericke很在意气味变化,这位OBD(车载诊断系统)的专家是不是察觉到了什么别人没有注意到的异样?在山间高地我们将车辆靠边停靠,发现之前加的汽油温度较低,而如果在上坡时车辆产生了较多热量,燃料中便会充满气泡。为了能避免燃料供给系统中的活性炭溢出(这也可能正是异味的来源),人们通常需要利用气流来冲刷。Gericke用力嗅了嗅,并没有发现什么,才放下心来:这说明目前系统的冲刷功率刚好足够。于是我们再次上路,沿着下坡路一直驶向海拔-86米的低地。

布加迪Chiron,欢迎来到死亡谷!

四辆Chiron原型车形成了战斗机般的车队,在低频率的背景音中行驶在这个星球上最热的地区。它们的出现好像为荒地增添了立体般的色彩,似乎将这片天地带领到了高科技世界。只不过布加迪的行驶速度比喷气式战斗机慢了许多。在沥青公路上,它们显得又宽又扁,但总能立马引起别人的注意,好像它们就像天外来客一样。要不要狠狠给一脚油?“不,高速

测试还是留到圆形赛道上吧。” Netuschil委婉地拒绝道,“这里我们只是检验在极端高温环境下车辆的表现究竟会怎样。”尽管布加迪车队保持着不引人注意的行驶节奏,但是围观的人们却依旧期待它们能够加速前进。他们跟随着Chiron进入了一个停车场,在这里,技术人员需要观察整个驱动系统在停车后的热量变化特性。而围观群众则纷纷掏出手机,通过社交网络“直播”着这里的一切动态。

布加迪Chiron,欢迎来到死亡谷!

在Furnace Creek度假区,一辆面包车伴随着叮叮当当的车轮声突然闯进了测试车队的视野。一个人跳下车,快速向测试车走去。“这真的是一辆布加迪吗?”这个人仍在大喘气,还没等到回答便继续说道,“我不敢相信,居然有人会驾驶布加迪来到这里!我刚刚从澳大利亚飞到美国,一下子就见到布加迪,还是4辆,这趟旅行值了!”

布加迪的工程师们则依旧不受外界干扰,忙碌地观察着数据串和曲线图。在别人度假的地方,这些工程师却必须按照精确的计划工作。Gericke测量着涡轮增压器的冷却效果是否稳定。诺伯特·玛瑞克则将蓝白色的PT5.10熄火一分钟,然后再次启动了依旧散发着热气的车辆,检验活塞的位置是否准确。“没有发现异样。”他嘴里嘟囔着。随后中置发动机达到了极高的转速,Gericke的神经却一刻也不敢放松。与此同时Siegbert Slobianka也吹毛求疵地检查着变速器状态,发现发动机在低转速降档时会产生抖动现象。为此他不得不将笔记本电脑打开,一头扎进数据堆中寻找原因。不过他保证,在下一次停车检查之前,一切都会恢复正常。

负责变速器的Wehren同样也是个软件方面的专家。像他一样的工程师一般很少说话,他们更希望通过事实来展现自己的实力:在七挡时把车辆模式从D调整到S,随后车辆会自动挂上三挡。斯洛比昂卡竖起了大拇指,这样的变换是毫无问题的!在发动机全负载下,该过程同样如期出现。随后他们又试了试S2模式,此时却多花了一些时间。“按照我们理解,要么发动机的转速区间不对,要么它的速度变化不够快。”他抱怨道。在换了驾驶者并继续行驶了一段路程之后,斯洛比昂卡再次把一个检验工具安装到了变速器上,进行重新检测。出人意料的是,这一次所有动作都能极快地完成。

布加迪Chiron,欢迎来到死亡谷!

在完成“死亡谷高温测试”的所有项目之后,工程师将驾着车辆向丹佛和凤凰城进发。科罗拉多和亚利桑那的高海拔地区让车辆复杂的增压系统备受压力。当问及在Chiron正式投产之前是否还可能出现其他棘手的问题时,Netuschil笑着回答道:“我们正在越过高山,迈向成功!Chiron在这一过程中正在变得越来越好,它的车主一定会兴奋的。” 此时他坐在Chiron的前置行李舱中,一边说着,一边啃了口汉堡,好像这里就是他的专属位置一样。他用双手抓着汉堡,而这双手同样也将为布加迪的美国测试之旅画上圆满的句号。

  • 分享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