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不到一年之后,贾跃亭的FF91是这样回到了CES

BY 宋思齐

没在CES门口遇到FF91,你去过的就不是真的CES。

几乎每一个去了CES的朋友,都在朋友圈里发着那辆黑色的、有着好看尾灯的FF91。它提醒着我们,又是一年CES了。还记得去年CES的时候,我用流量盯着手机屏幕,看了半场法拉第未来的发布会。

想不到一年之后,贾跃亭的FF91是这样回到了CES

那场发布会里的好多照片,都成了2017年新闻里最常出现的素材。还有个被反复提及的细节,贾跃亭演示自动泊车多次,依然失败,就像他不走运的2017年。

联想到几日前被泄露的DF91项目报告,上面以十位数美金计的资金缺口,以及项目重新评估的建议。看起来这个山西人的造车梦想似乎就要失败了。

想不到一年之后,贾跃亭的FF91是这样回到了CES

然而贾总在这两天,用一场FF91试乘的活动,成功超越了CES场馆里大部分的展商,又一次站上了风口。这场看热闹性质大于实际意义的活动,连CES展会的费用都没出,就又获得了大把的关注。

有多家科技媒体参加了FF91的试乘,他们是这么说的:

“试乘时还有一个有趣的小插曲,当天拉斯维加斯下起了小雨,试乘的这辆FF91尚未安装雨刷,正当我看着被雨淋湿而模糊前窗暗自担心时,Robin Shute一个突然加速把雨珠都甩了出去。”——凤凰网科技

“在部分空旷路段,Robin猛踩油门后,依然带来强烈、生硬的推背感,很多次从原地停止状态急启动,坐在车内的感受就像经历了一次小型原地爆炸一般,耳朵会嗡嗡作响。”——腾讯《一线》

“据网易新闻记者体验,FF91跟燃油车是完全不同的,感觉不到任何的摇摆,空间很大,比常规SUV车型宽敞不少,乘坐也很舒适,悬挂支撑比较稳定,加速快,类似运动款车。”——网易新闻

想不到一年之后,贾跃亭的FF91是这样回到了CES

被邀请试乘FF91的多半是科技类媒体以及投资人,大家的看法基本是加速快、以及看起来挺大的。这辆唯一的试驾车如今还没有安装内饰,并且自动驾驶以及车内的屏幕,都是暂时无法使用的状态。

法拉第未来起了一个好听的名字,叫做分批展示,接下来的一年里他们的车型将会分批展示内饰以及操作系统,最终量产发货。

想不到一年之后,贾跃亭的FF91是这样回到了CES

实话说,我们难以用这样的试驾体验来衡量FF91,因为有关于这辆车,已经不仅仅是一辆车,他是贾跃亭蒙眼狂奔后的最后一个支撑,也是他留在美国最堂而皇之的最后一个理由。

我们也确实没必要去用试驾传统车的方式来试驾电动车。

在我第一次试驾特斯拉的时候,就发现它会让人忽略掉很多传统车评中的评论方式,比如发动机和变速器的匹配,比如发动机声音。在这类车上,只要考虑的只有自动驾驶好不好用,顺便说两句这个座椅有点硬就足够了。

与其说是我们看车的方式变了,倒不如说是这些电动车改变了我们开车时注意到的事情。所以按照FF91好不好开的问题来衡量的话,它一定是好开的,一个大功率电动机加上130千瓦时的电池,配上一套舒适的悬挂系统,这辆车不会怎么不好开。

但是我们要看的是车载系统,是智能驾驶,是这辆车到底能不能造出来?

这三个问题,恰好是贾跃亭和他的FF一个都回答不出来的。2018年一开局,像FF一样的新兴电动车公司纷纷蹦了出来,一个个云里雾里,让人搞不清是PPT还是生产线。不过能确定的就是,他们越来越近了。

即使以今天的眼光来看,FF91产品本身并不落后于2018年的新出车型。

想不到一年之后,贾跃亭的FF91是这样回到了CES

在CES上,汽车终于变成了移动的电子产品。这合乎常理,却又让守旧的人接受不能。我曾经用了几年的时间才相信黑莓手机不能用了,用了几年的时间才接受索尼也不会再推出笔记本了,未来是不是也要用几年的时间才能接受世界是电动的。

所以丰田以及众多厂家推出的一系列新概念的车型,和我们现在所理解的车最大的关联就是,有四个轮子(也不一定),并且能动。至于它应该是什么,应该怎么用,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说得准。

想不到一年之后,贾跃亭的FF91是这样回到了CES

相比过度成熟的传统汽车,电动汽车的设计被简化了很多。和国产手机盛行时一样,CES上我们看到的新概念车车型的核心技术更多在屏幕以及屏幕上的信息。电池与电机,就如同手机的内存和处理器一样,成为了不多选择的标准件;其余的创新都是类似于锤子手机发布会上的那些一样,属于痒点创新,不轻不重;每一个汽车厂家实际发布的都是自己的屏幕,以及屏幕上的东西,至于汽车?差不多就得了。

或许贾跃亭看着这一切,会联想到这些都是他在一年前CES上说过的。我们能够判定FF91失败了吗?完全不能。但是更无法判断他会不会成功了。

想不到一年之后,贾跃亭的FF91是这样回到了CES

这个话题放的更大一点说,就是我们在2018年的关口上,不知道五年后到底是那些老牌燃油厂商活的滋润,还是新兴的车厂已经占据了山头。

其实我们10年前刚好见过这个节点,就像那一年快要诞生的iPhone和诺基亚。如今拿着智能手机的我,无法想象当年用着键盘的诺基亚是怎么样的感受。我们在讨论按键手感,在讨论摄像头能不能转,在讨论是什么工艺的材质,如今想起都是很久以前的云烟了。更不要说那其中昙花一现的HTC,挣扎出泥潭的三星,以及众多的手机厂商。

贾跃亭的FF91不停在拉斯维加斯的展会外兜着圈,在去年的这个时候,或许他想的还是另外一幅场面吧,租多大的站台,画一个怎么样的PPT。而此刻,他只能悄无声息的邀请几家要好的媒体以及投资人,在停车场里,邀请人们体验窒息的梦想。

有关于理想主义者的坚持或许更好听一点,虽说前几日披露出的FF项目报告中,FF91的未来并不明朗,但是我们也注意到这辆车已经超过了我们想象的生产进度。

他好像只是缺点钱,以及人们对他的信心。

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宴宾客,眼见他楼塌了。

这一刻,贾跃亭在摇摇欲坠的楼边上,一个人想支撑起那个他一砖一瓦建起来的摩天大厦,他歇斯底里的喊着旁人来帮他,却越发的显得孤独。他一手撑着这个危楼,一手挡着外面强拆的人,边喊着2018年FF91将会量产。不知道这句话和下周回国是一个意思,还是另一个意思呢?

想不到一年之后,贾跃亭的FF91是这样回到了CES

他会以怎样的心态去看那些新兴的电动车发布呢?去年那个租了巨大的场地开发布会,出手阔绰的贾老板,此刻是躲在车里,还是躲在车底。

我与贾老板素不相识,要是有机会能问问他,他是不是真的喜欢汽车,如果他说是,那我还挺为今天的他感到可惜的。

因为同样作为一个梦想主义者,梦想两个字即使说烂了,也是一个让人动心的词啊。

  • 分享

精彩推荐